导航菜单

从艺术家的悲情说开来

  我们无偿资助的一个艺术疗愈项目,昨天接待并帮助了一位因为情感而导致身处崩溃边缘的人,起因源自于求助者与一位艺术从业者之间的虐恋,专业伙伴的有效疏导之余,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唤起小聿的思索。

  爱上艺术家,是否意味着已有充足的、义无反顾做炮灰的准备?

  英国作家毛姆曾说:“艺术家的每次经历,甚至是她丢脸的经历,最后都将成为艺术的磨子里的面粉。想做艺术家的伴侣,必须得事先掂量有没有当面粉的勇气。”叶芝也曾提到,要想做艺术家的妻子,最好你没有信念,最好你还有充满激情的狂烈。

  作为一种相对偏感性的领域,艺术从业者相对更注重感知和精神表达,这注定了其感情交往中心内感受的重要程度。艺术某种程度上可看作是一种宗教,而艺术家是最虔诚的信徒,将灵魂卖给了艺术。他们最终是要涅槃的。

  

  记得有篇调查报告曾得出一个有趣的结论,爱上艺术家有两种可能:要么你也懂艺术,也有迸发艺术的激情,浪漫在强烈的自我和世界之间,渴望眩目而脆弱的爱情,那么你们的爱情注定轰轰烈烈,用力燃烧,留下或是废墟;要么只有他/她是艺术家,你对艺术无感,那你就必须有全身心奉献的自觉,你不再是自己,而是他在艰难崎岖的艺术道路上跋涉的休憩驿站,他需要休息了,会借你的肩膀靠一靠,需要激情了,会在你身上寻找。一旦恢复,他必将忘记一切,继续前行。

  因此有人说,艺术家是世界上最自私的群体,他只忠于艺术。而和艺术不相干的一切,都是障碍,统统需要清理。这是艺术家的宿命,也是艺术家身边人的宿命。

  当然,科班习惯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一个人的行为处事,却并不能以此对某个角色贴上标签,那是经验主义所追崇的。事实上,以上所说多少有些言过其实,毕竟亦有很多的情感美谈出现在艺术家之间。只不过相较于其他社会角色,与艺术家的悲观爱情更多为人知。

  不过仔细梳理发现,那些艺术家极度的悲情之后,或多或少有一些其他的因素存在,其中比较广泛的存在就是家庭影响、抑或是刻骨铭心的情感创伤。

  

  《爱情剖面》剧照,该剧探究爱情的最终失落,解剖欲望的残酷本质。

  当艺术家的感性和科班特质,加持了某些心理的负面因素,于是一段段虐恋产生。下面我们排除掉“艺术家”的因素,重点细致探究一下这些负面因素及其带来的影响。

  阿尔弗雷德·阿德勒在《自卑与超越》中提到,每个人的一生都会面临两个重要的时刻,一是离开父母,二是第一次恋爱;前者是指从出生到独立的这个过程,家庭成长和教育环境会影响人格的塑造;后者是指独立后当人们初次开始寻求一种归属时的经历,它会影响或者强化先前的某些认知。

  家庭不幸、亦或是儿时的创伤,会给主体带来一种无力顺从,或者是反相造成一种“倔犟”。从心理学上来说,这种“倔犟”其实说白了就是“凭什么!”这是一种潜意识的、非理性的非暴力不合作,在触及自己内心痛点的那一刻,抱持者都会以此种方式回应,不论事情正确与否。

  抱持此种心理防御机制的人,在面对比如从小耳濡目染的家庭感情不幸时,通常会告诉自己以后长大了不要这样,自己的感情自己掌控,并且能活出不一样的状态。在面临人的本能——渴望爱情时,他们试图努力去证明理想的感情。然而,儿时的经历却在另一方面不断提醒自己,使得他们在感情里谨小慎微,于是,人和人之间的间隙产生并积聚,这是另一种形式的心理防御机制,某种程度上是无意识的。

  除了退缩防御之外,另一种典型的特质表现为,成长环境使得抱持者从小缺少爱的感同身受,不会表达自己的需求和爱、不会直面沟通、不会去爱别人。这种“不会爱”的最典型表现是,他为了“与儿时看到的不同的爱情”,会不断的追寻,这个追寻的过程,其实是在“倔犟”地追寻一种理想的感觉。因此,他只会不断地爱上“一种感觉”,抛弃“一段感觉”,周而复始,但却自始至终不知道,一段美好的感情持续,前提是首先要认真地“爱上一个人”。这是另一种无意识。这也是为什么爱上这种人,注定了结局是痛苦的,因为对方会自始至终让你感觉是“自私”的。

  一方面渴望,另一方面无意识的“不合拍”。当间隙发生时、或者是矛盾积聚到一定程度时,抱持者通常会采用消极被动攻击的方式应对,也即随遇而安,并伴随着操作和应对行为的随意性、更甚随便性。

  

  与立下“理想期待”时的豪言相比,此时的抱持者好似变成了双重人格,错乱产生,童年所见所闻使自己觉得早已看透,于是前进的动因就此彻底磨灭,无意识的、儿时的(或是初恋时的)父母行为(或初恋伤害行为)开始重复发生,周而复始。

  面对失败或不尽人意的情感,他/她要么陷入自我感动或悲伤,但“倔犟“使他/她不甘并不断重复寻找和失去,要么彻底将自己屏蔽,投身于某个领域并走向极致(很多悲情的艺术家已向我们呈现了这一点),无论选择哪种方向,获得真挚情感的必要要素随之被越抛越远。这是第三种无意识。

  关于“无意识”,弗洛伊德曾进行了详尽的研究和说明。弗洛伊德认为,当某人年幼时,他的基本需求和本能开始受到文化规范和价值的规训,无意识就被创造出来。他被迫去压抑和接受自己那些受文化禁止的需求和本能,而压抑产生无意识。所以无意识在两个意义上来说是一个禁区,因为它既是有意识的心智所无法达到的,而同时又充满了法外的动机、精力和逻辑。

途径实现需求迁移、用以强化证明自己心中那个“理想的追求”。

  在自我意识心理学中,人们把由于别人对自己的态度犹如一面镜子能照出自己的形象,并由此而形成自我概念的印象,这种现象称之为镜像效应。这一效应来源于库利的“镜中我”理论。

  所谓“镜中自我”是指人们通过观察别人对自己行为的反应而形成自我概念。每一个人对于别人来说犹如一面镜子,,这正如人们可以在镜子里看到自己一样。个体在想象他人心目中关于自己的行为、态度、性格等,也会时而高兴时而悲伤。可见,镜中我就是他人对自己所作的评价与判断时所形成的自我概念。”

  从他人镜中反映出来的我,只有经过生理我、本我、或己有自我的想象、评价,才会被“自我”所接受,形成“自我概念”。从这个角度来说,“镜中我”是追求者的一种自我欺骗。可以说,“镜中我”并非个体所照看到的“我”,已被原有“自我”解读过的“我”。这也就是为什么,求助于“镜中我”以证明心中那个“理想的追求”的人最终是无疾而终的,“现实”和“自己所想”的,总是或多或少有出入的,因为那不是“理想”。

  参考文献:

  《自卑与超越》 阿尔弗雷德·阿德勒

  《观看的方法:如何解读视觉材料》 吉莉恩·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