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被吹爆的人工智能该怎么建?这些顶尖大学做了示范

  原标题:被吹爆的人工智能该怎么建?这些顶尖大学做了示范

  人工智能专业与教育的深度融合在高等教育阶段如何落地?如何吸引师资?如何优化生源?如何搭建课程体系?本文结合国内五所高校人工智能专业建设的最新举措进行探讨。

  2019年5月16日,国际人工智能与教育大会在京召开。国家主席习近平向大会致贺信,强调要积极推动人工智能与教育深度融合。信中明确指出,“把握全球人工智能发展态势,找准突破口和主攻方向,培养大批具有创新能力和合作精神的人工智能高端人才,是教育的重要使命。”在全球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与人工智能相关的核心技术攻关与高端人才培养具有国家战略意义,在这两项使命上高校都责无旁贷。

  人工智能与教育的深度融合在高等教育阶段怎样落地?2018年4月3日,教育部印发的《高校人工智能创新行动计划》成为全国层面的战略规划图。从人才培养维度来看,高校担当的使命细化成一系列带有时间期限的目标:

  到2020年建立50家人工智能学院、研究院或交叉研究中心,建设100个“人工智能+X”复合特色专业;编写50本具有国际一流水平的本科生和研究生教材,建设50门人工智能领域国家级精品在线开放课程。新设专业、编写教材、建设在线课程都与人工智能专业建设紧密相关。

  到目前为止,这一战略的推进速度如何?据《新京报》报道,教育部科技司副司长高润生介绍,已有31所高校自主成立人工智能学院,24所高校成立人工智能研究院。从机构设置的数量来看,“到2020年建立50家人工智能学院、研究院或交叉研究中心”这一目标已提前超额完成。

  这种数量上的迅速增长,让高校管理者下一步的任务更为艰巨:为这些新建机构打造师资团队、吸引优质生源以及设计课程体系。

  本文对国内五所“双一流”建设高校(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南京大学)人工智能专业建设的最新举措展开分析。

  吸引师资

  新建的人工智能学院或研究院面临的首要挑战是组建一支有竞争力的师资团队。这一任务有两点特殊之处:

  一是人工智能的人才最近很抢手,大型互联网公司不惜重金挖人,从刚毕业的博士到资深教授都有被业界挖走的风险。

  二是上面提到的新建机构大致在同一时间段集中招聘,出现“粥多僧少”的局面。这两点促使高校在增加对师资的吸引力上放出“大招”。

  2019年4月27日,北京大学宣布成立人工智能研究院。这天正好是校友李彦宏夫妇向母校捐赠6.6亿元人民币满一周年。有了这笔基金加持,北大人工智能研究院面向全球选聘学术带头人与优秀青年学者共50人(其中2019年计划招聘15人)。这一数字在朋友圈引发热议(诸如“50个?我是不是多数了一个零?”)。

  除了30万至50万人民币基本年薪,青年学者还可获得学校年终奖、院长津贴、科研绩效等,并被推荐申报北京智源学者计划,入选之后可获300万元经费(其中一半作为个人津贴)。

  同在北京海淀区的中国人民大学也在4月22日成立了高瓴人工智能学院,其特色在于通过人工智能与该校14个一级人文学科融合,让未来“智能而有温度”。该学院的名字来自校友张磊的高瓴公益基金会,该基金会两年前向人大捐赠了3亿元以支持交叉学科创新。

  为了吸引人才加盟,人大不惜拿出“安排子女在人大附中、小学、幼儿园就读”这一“杀手锏”。从薪酬标准来看,其师资团队分为准聘助理教授、准聘副教授、长聘副教授、长聘教授四级,协议薪酬为70万元到180万元,住房补贴为160万元到400万元。

  争夺生源

  2018年6月28日清华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成立。该研究院的发展战略为“一个核心,两个融合”,即以人工智能基础理论与基本方法研究为核心,积极推进大跨度的学科交叉融合与大范围的技术与产业融合。

  今年引起关注的新举措是在5月18日校园开放日暨招生信息交流会上,清华大学人工智能学堂班(以下简称“智班”)成立。这是该校本科拔尖人才培养的第8个实验班,由图灵奖得主姚期智院士担任首席教授。

  智班从2019年秋季开始招生,首批计划招30人。根据《人民日报》对姚期智的访谈,智班培养方案初步设计为“2+2”,学生前两年的学习达到本科四年的强度,后两年通过与其他院系老师合作,用人工智能做出一个有意义的应用。

  通过本科荣誉项目选拔人工智能领域拔尖人才的举措不仅出现在清华大学,早在今年4月浙江大学就宣布新设立竺可桢学院图灵班,2019年首届计划招生60人。据新华网报道,图灵班的目标是“在5~10年内培养一大批引领计算机行业创新创业的杰出人才,以及能够进入世界顶尖学术科研机构执教的研究人员”。

  图灵班包括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人工智能、信息安全三个专业,其模式为“1+3”,即第一年由竺可桢学院统一管理,第二年开始学籍转入计算机学院。

  值得关注的一点是,图灵班根据学生意愿与实际修读情况采用滚动选拔机制,既“能出”(每学期结束后不适合继续留在图灵班的学生被重定向到其他班级),也“能进”(第一和第二学年结束时从全校补充选拔部分优秀学生进入图灵班)。

  优化课程

  2018年9月,80名本科新生进入南京大学人工智能学院,成为C9高校里第一批“吃螃蟹”的人。迎接这批新生的既有院长周志华亲自讲授的人工智能导学课(据学生回忆,该课“从科幻概念联系到目前的应用方向,再深入到底层实现技术,从学科起源开始追踪不同历史阶段人工智能的起起落落”),也有令人直呼“看着烧脑”“瑟瑟发抖”“梦回高三”的数学分析、离散数学等多门数学课程。

  在大一暑期,学生还要在京东、科沃斯、旷视等企业加盟的南大人工智能学院实训基地现场感受相关技术的产业应用。这些课程和活动并非单纯为了“烧脑”或“感受”,而是内嵌于人工智能专业本科人才培养体系这一整体框架。这就像给学生一张“路线图”,指引其一步步“打怪”直至四年后“通关”。

  南京大学人工智能学院今年5月出版的《南京大学人工智能本科专业教育培养体系》包括数学基础(8门课)、学科基础(12门课)、专业方向(8门课)、专业选修(再分为5类共36门课)这四大组成部分。每部分都有其存在的必要性,以“烧脑”的数学课为例,根据《南方都市报》对周志华的访谈,这是因为“人工智能面临的问题千变万化,解决问题涉及多种数学工具。高水平人才必须有好的数学基础”。

  另一个例子是暑期实训,它对应的是专业选修里应用实践类的人工智能企业实训课程。限于学分与学时等诸多约束,每一门课程的取舍都反映出课程体系设计者的良苦用心,何况还要理顺课程之间的逻辑关系,避免留下无法弥补的知识漏洞。

  师资、生源、课程共同构成人工智能专业建设三要素。基于上述国内五所高校的案例,子女入学可增加高校对中青年学者的吸引力(特别在北京、上海等升学压力大的城市),本科荣誉项目可用于拔尖人才的培养(尤其要借助已有的办班经验,例如清华在“智班”之前的“姚班”办了15年,浙大的图灵班是原来的求是计算机班升级版),培养体系可为学生四年选课(包括暑期实训)提供环环相扣的“路径图”。实施过程中的各种制约或挑战(例如与产业界的人才竞争、对学生的滚动选拔、学分学时的限制)值得未来进一步思索、尝试与探讨。

  主要参考文献:

  [1]习近平向国际人工智能与教育大会致贺信 [EB/OL]. 新华网,2019-05-16.

  [2]教育部关于印发《高等学校人工智能创新行动计划》的通知[EB/OL].教育部,2018-04-03.

  [3]姚期智:求解人工智能的中国答案[EB/OL].人民日报(“大咖有话”直播),2019-05-23.

  [4]冯群星.南大人工智能学院院长周志华:培养具源头创新能力的人工智能人才[EB/OL].南方都市报,2019-06-1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2019-08-21 09:23

  来源:麦可思研究

  原标题:被吹爆的人工智能该怎么建?这些顶尖大学做了示范

  人工智能专业与教育的深度融合在高等教育阶段如何落地?如何吸引师资?如何优化生源?如何搭建课程体系?本文结合国内五所高校人工智能专业建设的最新举措进行探讨。

  2019年5月16日,国际人工智能与教育大会在京召开。国家主席习近平向大会致贺信,强调要积极推动人工智能与教育深度融合。信中明确指出,“把握全球人工智能发展态势,找准突破口和主攻方向,培养大批具有创新能力和合作精神的人工智能高端人才,是教育的重要使命。”在全球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与人工智能相关的核心技术攻关与高端人才培养具有国家战略意义,在这两项使命上高校都责无旁贷。

  人工智能与教育的深度融合在高等教育阶段怎样落地?2018年4月3日,教育部印发的《高校人工智能创新行动计划》成为全国层面的战略规划图。从人才培养维度来看,高校担当的使命细化成一系列带有时间期限的目标:

  到2020年建立50家人工智能学院、研究院或交叉研究中心,建设100个“人工智能+X”复合特色专业;编写50本具有国际一流水平的本科生和研究生教材,建设50门人工智能领域国家级精品在线开放课程。新设专业、编写教材、建设在线课程都与人工智能专业建设紧密相关。

  到目前为止,这一战略的推进速度如何?据《新京报》报道,教育部科技司副司长高润生介绍,已有31所高校自主成立人工智能学院,24所高校成立人工智能研究院。从机构设置的数量来看,“到2020年建立50家人工智能学院、研究院或交叉研究中心”这一目标已提前超额完成。

  这种数量上的迅速增长,让高校管理者下一步的任务更为艰巨:为这些新建机构打造师资团队、吸引优质生源以及设计课程体系。

  本文对国内五所“双一流”建设高校(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南京大学)人工智能专业建设的最新举措展开分析。

  吸引师资

  新建的人工智能学院或研究院面临的首要挑战是组建一支有竞争力的师资团队。这一任务有两点特殊之处:

  一是人工智能的人才最近很抢手,大型互联网公司不惜重金挖人,从刚毕业的博士到资深教授都有被业界挖走的风险。

  二是上面提到的新建机构大致在同一时间段集中招聘,出现“粥多僧少”的局面。这两点促使高校在增加对师资的吸引力上放出“大招”。

  2019年4月27日,北京大学宣布成立人工智能研究院。这天正好是校友李彦宏夫妇向母校捐赠6.6亿元人民币满一周年。有了这笔基金加持,北大人工智能研究院面向全球选聘学术带头人与优秀青年学者共50人(其中2019年计划招聘15人)。这一数字在朋友圈引发热议(诸如“50个?我是不是多数了一个零?”)。

  除了30万至50万人民币基本年薪,青年学者还可获得学校年终奖、院长津贴、科研绩效等,并被推荐申报北京智源学者计划,入选之后可获300万元经费(其中一半作为个人津贴)。

  同在北京海淀区的中国人民大学也在4月22日成立了高瓴人工智能学院,其特色在于通过人工智能与该校14个一级人文学科融合,让未来“智能而有温度”。该学院的名字来自校友张磊的高瓴公益基金会,该基金会两年前向人大捐赠了3亿元以支持交叉学科创新。

  为了吸引人才加盟,人大不惜拿出“安排子女在人大附中、小学、幼儿园就读”这一“杀手锏”。从薪酬标准来看,其师资团队分为准聘助理教授、准聘副教授、长聘副教授、长聘教授四级,协议薪酬为70万元到180万元,住房补贴为160万元到400万元。

  争夺生源

  2018年6月28日清华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成立。该研究院的发展战略为“一个核心,两个融合”,即以人工智能基础理论与基本方法研究为核心,积极推进大跨度的学科交叉融合与大范围的技术与产业融合。

  今年引起关注的新举措是在5月18日校园开放日暨招生信息交流会上,清华大学人工智能学堂班(以下简称“智班”)成立。这是该校本科拔尖人才培养的第8个实验班,由图灵奖得主姚期智院士担任首席教授。

  智班从2019年秋季开始招生,首批计划招30人。根据《人民日报》对姚期智的访谈,智班培养方案初步设计为“2+2”,学生前两年的学习达到本科四年的强度,后两年通过与其他院系老师合作,用人工智能做出一个有意义的应用。

  通过本科荣誉项目选拔人工智能领域拔尖人才的举措不仅出现在清华大学,早在今年4月浙江大学就宣布新设立竺可桢学院图灵班,2019年首届计划招生60人。据新华网报道,图灵班的目标是“在5~10年内培养一大批引领计算机行业创新创业的杰出人才,以及能够进入世界顶尖学术科研机构执教的研究人员”。

  图灵班包括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人工智能、信息安全三个专业,其模式为“1+3”,即第一年由竺可桢学院统一管理,第二年开始学籍转入计算机学院。

  值得关注的一点是,图灵班根据学生意愿与实际修读情况采用滚动选拔机制,既“能出”(每学期结束后不适合继续留在图灵班的学生被重定向到其他班级),也“能进”(第一和第二学年结束时从全校补充选拔部分优秀学生进入图灵班)。

  优化课程

  2018年9月,80名本科新生进入南京大学人工智能学院,成为C9高校里第一批“吃螃蟹”的人。迎接这批新生的既有院长周志华亲自讲授的人工智能导学课(据学生回忆,该课“从科幻概念联系到目前的应用方向,再深入到底层实现技术,从学科起源开始追踪不同历史阶段人工智能的起起落落”),也有令人直呼“看着烧脑”“瑟瑟发抖”“梦回高三”的数学分析、离散数学等多门数学课程。

  在大一暑期,学生还要在京东、科沃斯、旷视等企业加盟的南大人工智能学院实训基地现场感受相关技术的产业应用。这些课程和活动并非单纯为了“烧脑”或“感受”,而是内嵌于人工智能专业本科人才培养体系这一整体框架。这就像给学生一张“路线图”,指引其一步步“打怪”直至四年后“通关”。

  南京大学人工智能学院今年5月出版的《南京大学人工智能本科专业教育培养体系》包括数学基础(8门课)、学科基础(12门课)、专业方向(8门课)、专业选修(再分为5类共36门课)这四大组成部分。每部分都有其存在的必要性,以“烧脑”的数学课为例,根据《南方都市报》对周志华的访谈,这是因为“人工智能面临的问题千变万化,解决问题涉及多种数学工具。高水平人才必须有好的数学基础”。

  另一个例子是暑期实训,它对应的是专业选修里应用实践类的人工智能企业实训课程。限于学分与学时等诸多约束,每一门课程的取舍都反映出课程体系设计者的良苦用心,何况还要理顺课程之间的逻辑关系,避免留下无法弥补的知识漏洞。

  师资、生源、课程共同构成人工智能专业建设三要素。基于上述国内五所高校的案例,子女入学可增加高校对中青年学者的吸引力(特别在北京、上海等升学压力大的城市),本科荣誉项目可用于拔尖人才的培养(尤其要借助已有的办班经验,例如清华在“智班”之前的“姚班”办了15年,浙大的图灵班是原来的求是计算机班升级版),培养体系可为学生四年选课(包括暑期实训)提供环环相扣的“路径图”。实施过程中的各种制约或挑战(例如与产业界的人才竞争、对学生的滚动选拔、学分学时的限制)值得未来进一步思索、尝试与探讨。

  主要参考文献:

  [1]习近平向国际人工智能与教育大会致贺信 [EB/OL]. 新华网,2019-05-16.

  [2]教育部关于印发《高等学校人工智能创新行动计划》的通知[EB/OL].教育部,2018-04-03.

  [3]姚期智:求解人工智能的中国答案[EB/OL].人民日报(“大咖有话”直播),2019-05-23.

  [4]冯群星.南大人工智能学院院长周志华:培养具源头创新能力的人工智能人才[EB/OL].南方都市报,2019-06-1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人工智能

  图灵班

  姚期智

  周志华

  竺可桢学院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