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家庭伦理】母子悲歌196

  前情回顾:来宝回到娘家发现母亲房门紧缩没有起床,她怕母亲有意外和大嫂商量,大嫂不理,后来在堂哥的帮助下砸门把昏迷的母亲送到医院。

  上一章? 住院

  第一百九十六章? 漠视

  交了费办理好住院手续后,来宝和堂哥不敢在那逗留,两人直接来到急诊室门口等待。这会,来宝才发现,由于一直急着赶路,自己已是双腿发软。不经意中,她发现走廊的过道有长椅,便走过去在那瘫坐下来。

  急诊室的门还是关闭着,来宝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就希望医生带个好消息出来。在她的心里,她可真的不希望母亲有一丁点的意外,虽然母亲的种种做法曾经重伤她幼小的心灵,而且母亲的很多观点她也不苟同,但子不嫌母丑,她从来不会因此而痛恨母亲。相反,她一直都希望母亲能有个幸福的晚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急诊室的门没有开,医生也没有出来。来宝的心由开始焦急直接演变成担心,若是母亲从此以后不能自理那就麻烦了。

  就刚才在家时嫂子的表情和态度,来宝就明白,哥哥和母亲已经划开界线了,以后若是自己对母亲置之不理,那母亲只能成为孤家寡人了。

  "病人家属,过来一下。"来宝刚把眼睛从急诊室门口挪开,那里就有声音传过来了。

  来宝寻着声音望过去,原来是医生就站在门口叫自己。如此,她急忙站起来小跑着来到医生跟前问:"医生,我妈妈不要紧吧?"

  "你妈妈我们帮她打了点滴暂时退烧了,但还没有那么快醒过来。估计瘦弱的她手受伤的时候也流了不少血,现在已是严重贫血。若要快点康复,你看看是不是考虑输血?"医生看着来宝和堂哥,不紧不慢地说。

  来宝摸了摸口袋,身上带的钱办理入院手续时都用完了,真要输血肯定还得一大笔钱。可自己已经没有私房钱了,若是叫小张给,他会不会有怨言呢?

  纠结中,来宝又觉得母亲的养育之恩深似海,假如母亲的身体能早日康复,多花点钱又算得了什么呢?如此,她斩钉截铁地说:"好,马上帮她输血吧!"

  "哦,对了,现在的制度不一样了,没有献血证是不能输血的。"医生又轻声解释道。

  来宝没有听懂医生的话,不由得又问:"你说什么?"

  "就是说假如你们家属或亲爱朋友必须有人曾经献过血,凭献血证我们就能给你母亲输血了,你想想看,你的亲戚朋友间有谁曾经献过血,如果没有你们也可以考虑自己献血。"医生又耐心地解释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我懂了。"说完,来宝觉得有些心虚了,据她所知,好像亲戚朋友中从来没有人献过血,该怎么办呢?难不成要自己去献血吗?来宝也有几分害怕了,因为她一直都晕血,就是有时候不小心割伤手她都会昏过去。

  堂哥也记起来宝小时候去割稻谷,曾经有好几次割破手,流了点血,她居然也能倒下去不省人事。如此,他似乎看出了来宝的为难,便对她说:"来宝,要不我这就回去叫福安来献血,如果他能想到住院的费用都是你一个人出,作为儿子就不应该袖手旁观,会自动来献血。"

  "堂哥,主要我晕血,而且我妈这次住院可能要花费好多钱,所以我都不好意思让小张来献血,如此只能劳烦你和我哥说了。"来宝望着堂哥满怀希望地说。

  "好,我这就回去,最迟明天我会赶过来。"堂哥说完就起身回家了。

  晚上见到见到福安的时候,堂哥把雪兰住院身体虚弱,医生建议输血,而输血就必须要输血证的事,对他仔仔细细说了一遍。

  原本堂哥还希望福安能自告奋勇去献血,结果福安只是面无表情地听着,那情形就像在听一个与他无关的故事。这时,堂哥再也忍不住了就对他说:"福安,住院费来宝已经一个人承担了,你作为儿子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去献一次血,应该没问题吧?"

  "福安可是家里的顶梁柱,要他去献血把身体拖垮,谁帮我养家呢?"还没等福安开口六嫂就抢先回答道。

  堂哥看了一眼六嫂,只见她的眼神里写满冷漠,这才把目光移至福安,可福安切又故意躲躲闪闪。这一刻,他突然明白,在六嫂面前,福安就是一头羊,没有六嫂的允许,要他去献血除非等太阳从西边升起。

  "福安,反正在医院躺着的是你母亲,要不要去献血你自己掂量!"说完堂哥便往外走去。

  看着堂哥生气的样子,六嫂也气愤地说:"不用掂量了,说不去献血就不去献血。总不可能为了一个土埋脖子的人让一家人喝西北风吧!"

  堂哥就像没听见六嫂的话一样,他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说:"福安,你自己好好考虑,如果你要去献血,明天早上六点半你到我家来,我和你一起去医院。"

  "你这人听不懂人话吗?怎么还在这啰啰嗦嗦。"六嫂又开始骂骂咧咧。

  堂哥还指望着福安会良心觉醒,第二天一大早来自己家。结果等到七点都见不着福安的影子,他失望到了极点,便不想再去找他,更不想再多说废话了。

  堂哥想,莫非福安的心就是一块冰冷坚硬的石头?这时,他又不由得替婶婶难过。平时人人都说养儿防老,可婶婶却根本指望不上福安。如此说来,含辛茹苦地养大儿子又有什么用呢?当然,堂哥也知道婶婶是个嘴贱的人,可他认为做儿子的,就不该如此漠视母亲。

  当堂哥的眼前又浮现了来宝那单薄的身影时,一种油然而生的使命,让他觉得真的不能再让堂妹把所有的苦独自一人扛,自己得为堂妹分担一点。

  如此,一个念头在堂哥的脑海里跳跃出来,他决心到了医院就去献血,以解来宝的燃眉之急。

  这时,堂哥抬头看了一眼蔚蓝如洗天空,只见太阳正从地平线上升起来,发出柔和的光芒。堂哥便骑上自行车,迎着清凉舒爽的风直接向医院奔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