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处处枫叶情 | 加拿大死亡文化:坟场里漫步(五)

?

  

  作者:处处枫叶情 移民家园网特约撰稿人

  前篇阅读:

  加拿大死亡文化:坟场里漫步(四)

  说实话,当初我听到的时候,我的震惊简直无法形容,那种乐观洒脱毅力,即使换作正值壮年的我都无法拥有的心态,我们习惯了安逸的思维和生活,讨厌折腾,讨厌世道,讨厌各种不公平,内心早已疲惫不堪,焦虑不已。

  而从老者身上,我可以看出从容淡定,或许这是一片“无岁月”的树林,而老者是真正的“出走半生,归来少年”的现实版,即使生活有悲苦责难,他依然记得这一片他深爱的土地,并且以最大的热情投入于建设中,怎不让人佩服。

  人最怕是奋斗了一辈子,才发现离初心越来越远,有时候甚至忘记了曾经最初的自己。

  为什么自建房让人佩服?这里不得不跟大家科普下加拿大的建房常识:

  1.在加拿大建房,一般有两种方式,第一种就是找建商,与建商签订合同,大概就是建筑成本,确认对方的责任和义务,自己还要购买建筑保险以防施工出现事故而作出巨额赔偿,这种方法自己当然比较省心,自己不用制定成本预算和组织施工,毕竟组织施工又要组织分包商,还要安排检验,这都是货比三家,非常琐碎的事情,而找了建商的雇主只需要付款就可以了。

  2.而自己做建商,则麻烦很多了,除了要有丰富的建筑经验外,考虑的因素非常多,所有的分包商和预算都要自己负责起草,并且对整个工程负起全部责任,对施工过程还要全程监督,保证所有的工作都符合政府的建筑规范。

  在加拿大建房子,建筑材料不允许堆在施工现场,需要什么材料就运什么材料,所以运输成本的考虑尤为重要,自己做建商实在是不小的烦恼。

  综上所述,一个70多岁的老者有这样的规划,毅力和精明,怎么不值得吾等仰视?

  

  我们断断续续聊了一些,然后就和老彼得告别了。我以为我与老彼得只是非常简单的萍水相逢,没想到我们还有一些小小的后续故事,为了不让后来的故事情节太突兀,我在这里直接写上我与老彼得的一些后续,毕竟我在小镇遇见的人和事太多,如果在某些段落意外提起他,显得整个文章的横枝末节太多,而且他和我的后续虽然只是一小段故事,但也有许多值得科普的地方,所以插上了这段落,算是圆满了我与老彼得的故事:

  在我拜别老彼得很久后,某天我听见有人敲门,打开门后却意外见到老彼得,由于我与他只有一面之缘,他的突然到访让我一时间记忆断层了,总感觉在哪里见到,但一时间想不起来,还是老彼得记性好,他也非常惊讶:“Anne,你原来住在这里!” 然后给我来了个热情的拥抱,仅仅在这一瞬间,我的大脑飞速运转,终于搜到与这脸相匹配的名字,然后也呼唤出他的名字。

  我们寒暄一番后,他说明了来意,他很喜欢我房子的建筑结构,想借我房子的建筑图纸看看,准备新房按照我现住的房子结构来建设。

  我解释道我只是这房的租客,建筑图纸这事情我完全不清楚,看他大失所望的样子,想起他对于房子的满腔热情,不忍心他对于安乐窝设计的希望落空,补充道: 我给房东打电话看看。

  房东听了缘由后,答应明天带上图纸来,但再三要求不能让其带走。我告诉了老彼得这好消息,他立即感激不尽。当他得到图纸的时候,还问我能否带走,我牢记房东的叮嘱,告诉他并不可以,他如获至宝后显得大失所望,眼睛紧紧地盯着那建筑图纸依依不舍。

  后来我给电话房东,问能否让他拍个照,没想到房东答应了,到现在我还记得老彼得知道消息后掏出手机逐个细节拍照的神情,就像一个快过生日还没收到礼物的小孩在12点前得到一份迟来的梦想已久的礼物那种喜悦。

  老彼得的手机是三星手机,他拍完后来回浏览,确定没漏下任何一个细节后,跟我说了句:You made my day! (这句话大家一定要记得,在北美常用得很,意思是你做了一些事情,让对方觉得很美好。)

  我之所以说上这后续,纯粹是想给大家科普下建筑图纸:买土地后,建房前,需要聘请一名专业的建筑设计师,将你的想法告诉设计师,无论你有什么想法,设计师都会按照你的意愿来设计房屋,当然不能够超越政府的规定范围。

  设计图纸需要先送市政厅进行审批,一旦图纸审批通过,取得了施工许可,就可以着手进行建造施工了。在这里需要强调的一点是,多花时间对图纸进行认定,当施工开始之后再修改设计会给你带来许多的麻烦和更大的成本,因此要在设计阶段多多思考,一旦设计方按确定了就不要再改动。

  所以图纸在建房前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也是一切前提基础,这就是我与老彼得再次相遇的前提。奇怪的是,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老彼得,偶尔听小镇曾经的熟人提起,他依然是那个与时间赛跑的卫士,在森林间忙碌地建造属于自己的梦想王国,或许将来不知道哪天,我有机会回到小镇,再次见到老彼得时,他已经能微笑地坐在自己房子的落地玻璃窗前,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小镇的四季轮回,花开花落。

  

  在时光机里穿梭运行,我们始终要回到原点,回到故事的发生的当天,我和Janet与老彼得告别后,继续往前走。

  突然映入眼帘的是一根根粗壮如大腿的木,这些木刚好挡住了我们的去路,而且数目非常多,更奇怪的是每根木柱间隔相等,足有两人高,纵横都排列着,在绿油油的草原间突兀都出现这些木柱,显得很是奇怪。

  我正好奇这些木柱的用途,刚想问问Janet,没想到此时她眼角已流下泪水,不断地抚摸着那些木柱,嘴里不断念叨着:“这是我儿子经常玩耍的地方啊,在这里高兴地跑来跑,现在没了,没了。”

  她的神情极度忧伤,喉咙发出阵阵低呜声,甚是凄凉,我的头皮开始发麻,她的病时好时坏,我担心的是我还没回到家,她的脑部又因受到刺激而触发了某个机制而开始发疯,那我们就彻底迷失在这荒野中,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我只能将她从某种陷入的情绪中拉出,问:“这些木柱好奇怪,好像有人特定矗立于此,真的想不通有什么用途。”

  我边说边偷瞄她几眼,果然她抹了抹眼泪,恨恨地看着前方,说:“资本渗入自然资源了,我没猜错的话,前方不远就有大耕户买下了整片山头,夷为平地种植果树,整个平原的树都会被砍推平,而大耕户的这些木柱的作用,不用我说你也明白了吧。”

  我望了望这排列整齐的木柱,再结合Janet说的是大耕户所为,脑子里飞快地转动:“我没猜错的话,这木柱是警告,也是示众,此地已是私人领土,不能擅自进入。”

  这很常见,加拿大很多小径,或空地,都有private 小径,或一块空地,既然已被购置了,你就没权限进入,而这招牌就是警示作用,如图:

  

  而这样大面积的领土,显然一两个招牌根本起不了警示作用,于是大耕户直接竖立巨型木柱,既让人不可忽视又能立威示众。

  Janet嘲笑道:“这样的资本家,花费那么多,难道只用于立威?”

  说完她用食指对着脑边,凌空地划了一个圈,暗示我智商不够。没错,被一个疯迷多年的女人用这样的一个姿势来嘲笑,我承认自己既好笑又好气,可是我不也达到了我的目的吗?她已从某种情绪上出来,实实在在地全思维跟我交流,而不是停留在某种回忆里不能自拔,我小小地通过不完整的回答设了一个完美的局中局,不然怎么能就Janet从“自我封闭”的局中走出来。

  至于这木柱的另一用途,我早就猜出来,但我闭口不谈,交由Janet去揭开这谜底,人类需要从别人,或者准确来说从弱者身上得到优越感,这本来就是人类前进的动力,而这优越感对于长期迷失的Janet尤其重要。

  “这山上的空气非常好,光照强,晚间水雾大,自然渗透进土地,吸取了天地精华的果特别大特别甜,这就是资本渗透进森林的原因,有商机自然有危机,这里野生动物,尤其是猛兽非常多,所以这间木柱间将会连接铁丝网,用来抵御野兽入侵。”Janet耐心向我解释道。

  我点点头,装作恍惚大悟状,这答案跟我内心想的基本一致,只是由她口里说出有点吃惊,我吃惊于她的思维逻辑,语言表达能力非常强,如果不是命运偏航,她应该有个非常圆满的人生,女人一生困于“情”,任何理性也抵御不了来自基因对情感的依赖,一旦走进“情”字这死胡同,命运也随之迎来覆灭之灾。

  我有点可惜,如果她不疯,或许能与我谈天说地,我喜欢跟智商高的人切磋,因为我懒,而是同一频道的人让我省时省力。

  “我们走吧,继续往前看看,看你说的是否正确。” 我半调侃地与Janet说,我的怀疑起码会让她不服气,然后有了继续前行的动力。

  我们向前走了大概3分钟左右,果然见到光秃秃的一片,如图:

  

  

  整个山头都是机械在作业,除了目测的那一片外,另外还有几个山头在作业,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无论是野生果树,还是高大的松树,瞬间倒下。

  我曾在前面的文章写过关于加拿大农场的文章,加拿大农业非常发达,基本已是全机械化工作,就是这种高效率作业,一旦资本的黑手伸入森林资源,能将经过千万年岁月,慢慢形成的绿洲瞬间在机械声下化为乌有,而这过程只需要顷刻间。

  看见绿林顷刻间在黄沙滚滚中化为乌有,我内心说不出多震撼,某一刻我觉得金钱好恐怖,无论那些不能言语的参大巨树默默地扎根多少年,经历过多少风吹雨打,岁月的锤炼和风霜,所有的努力向阳向上,都会因为金钱的利诱毁灭一切。

  我看了看那些插在黄泥里瘦弱的细苗,心里已明白了大概,我的前文提到,大家印象中的樱桃树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随着品种改良,高收成率且快出果的树种已经更受人青睐,无论苹果树还是樱桃树,只要长到一人高左右,就能收成(专业耕户欢迎指正),并且收获比老树还要丰富。眼前这耕户既然如此大周章,前期投入巨大已经无疑了,为了尽快回本,种植高收益的樱桃树理所当然,我估计这些樱桃大多被大批发商收购,到时运往大城市,像温村这样的地方销售。

  我们都觉得惋惜,在机械化资本时代,连远在深山老林的小镇也不能幸免,每个人都想竭力地保存记忆中那丁点美好,可惜随着时代的洪流来袭,我们不得已地往前随波逐流,再回头已是满目疮痍。

  不知道往前走了多久,我见到Carm(大家还记得她吗?我的山脚下的邻居,Janet的家就在她房子的左边)的后花园,继而也见到我的房子,谢天谢地,我总算回来了。这也许只是一两小时的历程,甚至我女儿可能还没看完一集动画片,但我感觉像过了一整个世纪,人累心也累,头不自觉地眩晕起来。

  Janet看我脸色苍白,连忙扶我到Carm后花园的一张小木凳上坐下来,Carm的后花园很大,她整理得也别致,之后我在小镇很多美好的回忆几乎都在这里。

  那木凳就在松树底下,坐左那里阴凉阴凉的,还能闻到老树溢出来的松脂香,凳前面还被Carm用石头堆出一个小火炉,远远有个松鼠从洞口伸出头来探探虚实,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非常平静和谐。

  我彻底放松下来后,才发现右脚隐隐作痛,低头一看,一道深深的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脚上,溢着血,周围还出了一些小红疹,感觉生疼生疼的,又痛又痒。我原本打算只在家周围走走,就直接穿了人字拖出门了,我没想过会经历那么多,走过那么多路,多得足以用鲜血来结束今天我的奇遇。

  Janet看见后说:“你等等我!我回家拿点东西给你止血。” 我想着不外乎也是一些消毒水,邦迪创可贴之类的,忙说不用不用,我自己回家处理一下就可以了。

  她却坚持让我等她,我说不过她,只好静坐在那里等她,果然五分钟后,她就回来了,手里还抱着一盆植物。

  这植物看上去像是多肉,但是形状有点奇怪,我之前从未见过,它的叶子两边边缘长出两排“多肉小宝宝”,如图:

  

  只见Janet摘了其中一片叶子,搅烂挤汁直接抹在我伤口上,那感觉冰冰凉凉,粘粘的,几乎瞬间,那火辣生疼的感觉就消了大半。

  我不禁啧啧称奇,忙问Janet这是什么,她说了一个英语单词,我并不明白,我的英语没好到连植物名称都了如指掌的地步,刚好离家近,wifi可以连接在我的手机上,我那没sim卡的手机也能用谷歌翻译了。

  我一查那名字,瞬间震惊了,这看上去普通可爱的“多肉”,竟然有个非常壮烈文艺的名字: 落叶生根.不死鸟 。

  我将中文的意思大概告诉了Janet,她默默地点头表示赞同,还说中文的表达那么恰切,真有意思。她说这多肉的用途非常广泛,尤其是伤口,能消炎止痛,喉咙痛了可以用来榨汁吃,女士长痘痘或化妆品过敏,可是搅汁大面积涂抹,成份天然没毒的。

  最后她说我的伤口可能在坟场边的那小径上被一些树划伤的,这多肉专治这小痛小伤,以后就把它留给我。

  我忙拒绝,这多肉看上去长势非常好,想必平时也少不了Janet的细心呵护,我不忍夺人所爱。

  她往前离开,背着我直接挥一挥手,阳光洒在她瘦脱相的手,还有她灰白的头发上,岁月对她来说很残忍,而她也一直活在多年前静止的岁月里。

  “以前家里种了许多,想着儿子经常满山头地跑,备着总是好的。现在没用了。” 她的声音越飘越远,随着她一起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我望着这盆落叶生根.不死鸟,内心第一次觉得她或许还能回到现实来,刚才那句话不是最好的证明吗?她愿意放弃一些她执着多年的东西,例如这盆不死鸟。

  

  回到家里,女儿说用电饭煲做好饭了,不会炒菜,让我快快做个菜一起吃,她很饿了,然后她看到我那伤口和磨得快不似样的人字拖,问我哪里去了。我第一次没有诉说的欲望,胡乱地搪塞过去。

  那天晚上以后,Janet凄厉的歌声再也没有划破黑夜的宁静,就如秋落的叶子轻轻飘入大地的怀抱,一切改变悄无声息。

  过了几天,我家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老公打开门后说:“找你的。”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我走过去一看,是Janet,只见她拿着一对鞋,说送我,如图:

  

  “以后我带你去更多有意思的地方散步,但你不要再穿人字拖了,穿这对,我看到后就买下来了,觉得特别适合你。” Janet直接将鞋放在我怀里,我正想说不好意思接受,转眼间她就从Carm的后花园溜开,恍惚间还听到她说:“我后天找你,记得穿那鞋。”

  我看了看那鞋,真皮的,挺沉,穿上去大了一码,挺合适老外穿上去干园艺的,鞋的面上还粘着二手店的不干胶,还有价格:8刀。

  我拿着那鞋,内心充满了跟鞋一样沉甸甸的感动,8刀可能对于许多人是小钱,但对于失业多年,身体抱恙的她来说,可能是她一日的口粮,这里面有她沉甸甸的关怀,还有她一颗细腻入微的心。

  回到家后,老公与女儿蛮有玩味地看着我,好奇心写满脸,我被看得浑身不舒坦,只得说:“交个朋友,散步有伴。” 然后再也不愿说下去了。

  背后响起老公的多年以来相同的评价:“五湖四海,三交九流,你都能做到朋友。”

  他和女儿对于我能与Janet成为朋友并不太吃惊,毕竟这是我一贯的作风。

  就这样,一盆不死鸟,一对皮鞋,我和Janet的故事真正拉开的序幕,她陪我走过许多路,探寻过小镇许多隐匿有趣的地方,她像一个宝藏,每次带给我都有不一样的惊喜和刺激,她的骤然离开曾给我痛彻心扉的打击,一切太突然,我还来不及跟她说再见。

  我将我与她一切经历纪录下来,于是就有了下面长篇连载。

  未完待续...

  加拿大移民干货文章

  1、魁省投资移民申请指导:什么样的人拿枫叶卡几率更大?

  2、【干货】关于枫叶卡的系列问题!

  3、注意!11月2日起,加拿大签证中心各项服务重大调整!

  4、备战“10万加元”BC省投资移民,看这一篇就够了

  5、移民变政来袭!2019年最全移民预测新鲜出炉!

  

  

  作者:处处枫叶情 移民家园网特约撰稿人

  前篇阅读:

  加拿大死亡文化:坟场里漫步(四)

  说实话,当初我听到的时候,我的震惊简直无法形容,那种乐观洒脱毅力,即使换作正值壮年的我都无法拥有的心态,我们习惯了安逸的思维和生活,讨厌折腾,讨厌世道,讨厌各种不公平,内心早已疲惫不堪,焦虑不已。

  而从老者身上,我可以看出从容淡定,或许这是一片“无岁月”的树林,而老者是真正的“出走半生,归来少年”的现实版,即使生活有悲苦责难,他依然记得这一片他深爱的土地,并且以最大的热情投入于建设中,怎不让人佩服。

  人最怕是奋斗了一辈子,才发现离初心越来越远,有时候甚至忘记了曾经最初的自己。

  为什么自建房让人佩服?这里不得不跟大家科普下加拿大的建房常识:

  1.在加拿大建房,一般有两种方式,第一种就是找建商,与建商签订合同,大概就是建筑成本,确认对方的责任和义务,自己还要购买建筑保险以防施工出现事故而作出巨额赔偿,这种方法自己当然比较省心,自己不用制定成本预算和组织施工,毕竟组织施工又要组织分包商,还要安排检验,这都是货比三家,非常琐碎的事情,而找了建商的雇主只需要付款就可以了。

  2.而自己做建商,则麻烦很多了,除了要有丰富的建筑经验外,考虑的因素非常多,所有的分包商和预算都要自己负责起草,并且对整个工程负起全部责任,对施工过程还要全程监督,保证所有的工作都符合政府的建筑规范。

  在加拿大建房子,建筑材料不允许堆在施工现场,需要什么材料就运什么材料,所以运输成本的考虑尤为重要,自己做建商实在是不小的烦恼。

  综上所述,一个70多岁的老者有这样的规划,毅力和精明,怎么不值得吾等仰视?

  

  我们断断续续聊了一些,然后就和老彼得告别了。我以为我与老彼得只是非常简单的萍水相逢,没想到我们还有一些小小的后续故事,为了不让后来的故事情节太突兀,我在这里直接写上我与老彼得的一些后续,毕竟我在小镇遇见的人和事太多,如果在某些段落意外提起他,显得整个文章的横枝末节太多,而且他和我的后续虽然只是一小段故事,但也有许多值得科普的地方,所以插上了这段落,算是圆满了我与老彼得的故事:

  在我拜别老彼得很久后,某天我听见有人敲门,打开门后却意外见到老彼得,由于我与他只有一面之缘,他的突然到访让我一时间记忆断层了,总感觉在哪里见到,但一时间想不起来,还是老彼得记性好,他也非常惊讶:“Anne,你原来住在这里!” 然后给我来了个热情的拥抱,仅仅在这一瞬间,我的大脑飞速运转,终于搜到与这脸相匹配的名字,然后也呼唤出他的名字。

  我们寒暄一番后,他说明了来意,他很喜欢我房子的建筑结构,想借我房子的建筑图纸看看,准备新房按照我现住的房子结构来建设。

  我解释道我只是这房的租客,建筑图纸这事情我完全不清楚,看他大失所望的样子,想起他对于房子的满腔热情,不忍心他对于安乐窝设计的希望落空,补充道: 我给房东打电话看看。

  房东听了缘由后,答应明天带上图纸来,但再三要求不能让其带走。我告诉了老彼得这好消息,他立即感激不尽。当他得到图纸的时候,还问我能否带走,我牢记房东的叮嘱,告诉他并不可以,他如获至宝后显得大失所望,眼睛紧紧地盯着那建筑图纸依依不舍。

  后来我给电话房东,问能否让他拍个照,没想到房东答应了,到现在我还记得老彼得知道消息后掏出手机逐个细节拍照的神情,就像一个快过生日还没收到礼物的小孩在12点前得到一份迟来的梦想已久的礼物那种喜悦。

  老彼得的手机是三星手机,他拍完后来回浏览,确定没漏下任何一个细节后,跟我说了句:You made my day! (这句话大家一定要记得,在北美常用得很,意思是你做了一些事情,让对方觉得很美好。)

  我之所以说上这后续,纯粹是想给大家科普下建筑图纸:买土地后,建房前,需要聘请一名专业的建筑设计师,将你的想法告诉设计师,无论你有什么想法,设计师都会按照你的意愿来设计房屋,当然不能够超越政府的规定范围。

  设计图纸需要先送市政厅进行审批,一旦图纸审批通过,取得了施工许可,就可以着手进行建造施工了。在这里需要强调的一点是,多花时间对图纸进行认定,当施工开始之后再修改设计会给你带来许多的麻烦和更大的成本,因此要在设计阶段多多思考,一旦设计方按确定了就不要再改动。

  所以图纸在建房前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也是一切前提基础,这就是我与老彼得再次相遇的前提。奇怪的是,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老彼得,偶尔听小镇曾经的熟人提起,他依然是那个与时间赛跑的卫士,在森林间忙碌地建造属于自己的梦想王国,或许将来不知道哪天,我有机会回到小镇,再次见到老彼得时,他已经能微笑地坐在自己房子的落地玻璃窗前,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着小镇的四季轮回,花开花落。

  

  在时光机里穿梭运行,我们始终要回到原点,回到故事的发生的当天,我和Janet与老彼得告别后,继续往前走。

  突然映入眼帘的是一根根粗壮如大腿的木,这些木刚好挡住了我们的去路,而且数目非常多,更奇怪的是每根木柱间隔相等,足有两人高,纵横都排列着,在绿油油的草原间突兀都出现这些木柱,显得很是奇怪。

  我正好奇这些木柱的用途,刚想问问Janet,没想到此时她眼角已流下泪水,不断地抚摸着那些木柱,嘴里不断念叨着:“这是我儿子经常玩耍的地方啊,在这里高兴地跑来跑,现在没了,没了。”

  她的神情极度忧伤,喉咙发出阵阵低呜声,甚是凄凉,我的头皮开始发麻,她的病时好时坏,我担心的是我还没回到家,她的脑部又因受到刺激而触发了某个机制而开始发疯,那我们就彻底迷失在这荒野中,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我只能将她从某种陷入的情绪中拉出,问:“这些木柱好奇怪,好像有人特定矗立于此,真的想不通有什么用途。”

  我边说边偷瞄她几眼,果然她抹了抹眼泪,恨恨地看着前方,说:“资本渗入自然资源了,我没猜错的话,前方不远就有大耕户买下了整片山头,夷为平地种植果树,整个平原的树都会被砍推平,而大耕户的这些木柱的作用,不用我说你也明白了吧。”

  我望了望这排列整齐的木柱,再结合Janet说的是大耕户所为,脑子里飞快地转动:“我没猜错的话,这木柱是警告,也是示众,此地已是私人领土,不能擅自进入。”

  这很常见,加拿大很多小径,或空地,都有private 小径,或一块空地,既然已被购置了,你就没权限进入,而这招牌就是警示作用,如图:

  

  而这样大面积的领土,显然一两个招牌根本起不了警示作用,于是大耕户直接竖立巨型木柱,既让人不可忽视又能立威示众。

  Janet嘲笑道:“这样的资本家,花费那么多,难道只用于立威?”

  说完她用食指对着脑边,凌空地划了一个圈,暗示我智商不够。没错,被一个疯迷多年的女人用这样的一个姿势来嘲笑,我承认自己既好笑又好气,可是我不也达到了我的目的吗?她已从某种情绪上出来,实实在在地全思维跟我交流,而不是停留在某种回忆里不能自拔,我小小地通过不完整的回答设了一个完美的局中局,不然怎么能就Janet从“自我封闭”的局中走出来。

  至于这木柱的另一用途,我早就猜出来,但我闭口不谈,交由Janet去揭开这谜底,人类需要从别人,或者准确来说从弱者身上得到优越感,这本来就是人类前进的动力,而这优越感对于长期迷失的Janet尤其重要。

  “这山上的空气非常好,光照强,晚间水雾大,自然渗透进土地,吸取了天地精华的果特别大特别甜,这就是资本渗透进森林的原因,有商机自然有危机,这里野生动物,尤其是猛兽非常多,所以这间木柱间将会连接铁丝网,用来抵御野兽入侵。”Janet耐心向我解释道。

  我点点头,装作恍惚大悟状,这答案跟我内心想的基本一致,只是由她口里说出有点吃惊,我吃惊于她的思维逻辑,语言表达能力非常强,如果不是命运偏航,她应该有个非常圆满的人生,女人一生困于“情”,任何理性也抵御不了来自基因对情感的依赖,一旦走进“情”字这死胡同,命运也随之迎来覆灭之灾。

  我有点可惜,如果她不疯,或许能与我谈天说地,我喜欢跟智商高的人切磋,因为我懒,而是同一频道的人让我省时省力。

  “我们走吧,继续往前看看,看你说的是否正确。” 我半调侃地与Janet说,我的怀疑起码会让她不服气,然后有了继续前行的动力。

  我们向前走了大概3分钟左右,果然见到光秃秃的一片,如图:

  

  

  整个山头都是机械在作业,除了目测的那一片外,另外还有几个山头在作业,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无论是野生果树,还是高大的松树,瞬间倒下。

  我曾在前面的文章写过关于加拿大农场的文章,加拿大农业非常发达,基本已是全机械化工作,就是这种高效率作业,一旦资本的黑手伸入森林资源,能将经过千万年岁月,慢慢形成的绿洲瞬间在机械声下化为乌有,而这过程只需要顷刻间。

  看见绿林顷刻间在黄沙滚滚中化为乌有,我内心说不出多震撼,某一刻我觉得金钱好恐怖,无论那些不能言语的参大巨树默默地扎根多少年,经历过多少风吹雨打,岁月的锤炼和风霜,所有的努力向阳向上,都会因为金钱的利诱毁灭一切。

  我看了看那些插在黄泥里瘦弱的细苗,心里已明白了大概,我的前文提到,大家印象中的樱桃树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随着品种改良,高收成率且快出果的树种已经更受人青睐,无论苹果树还是樱桃树,只要长到一人高左右,就能收成(专业耕户欢迎指正),并且收获比老树还要丰富。眼前这耕户既然如此大周章,前期投入巨大已经无疑了,为了尽快回本,种植高收益的樱桃树理所当然,我估计这些樱桃大多被大批发商收购,到时运往大城市,像温村这样的地方销售。

  我们都觉得惋惜,在机械化资本时代,连远在深山老林的小镇也不能幸免,每个人都想竭力地保存记忆中那丁点美好,可惜随着时代的洪流来袭,我们不得已地往前随波逐流,再回头已是满目疮痍。

  不知道往前走了多久,我见到Carm(大家还记得她吗?我的山脚下的邻居,Janet的家就在她房子的左边)的后花园,继而也见到我的房子,谢天谢地,我总算回来了。这也许只是一两小时的历程,甚至我女儿可能还没看完一集动画片,但我感觉像过了一整个世纪,人累心也累,头不自觉地眩晕起来。

  Janet看我脸色苍白,连忙扶我到Carm后花园的一张小木凳上坐下来,Carm的后花园很大,她整理得也别致,之后我在小镇很多美好的回忆几乎都在这里。

  那木凳就在松树底下,坐左那里阴凉阴凉的,还能闻到老树溢出来的松脂香,凳前面还被Carm用石头堆出一个小火炉,远远有个松鼠从洞口伸出头来探探虚实,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非常平静和谐。

  我彻底放松下来后,才发现右脚隐隐作痛,低头一看,一道深深的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脚上,溢着血,周围还出了一些小红疹,感觉生疼生疼的,又痛又痒。我原本打算只在家周围走走,就直接穿了人字拖出门了,我没想过会经历那么多,走过那么多路,多得足以用鲜血来结束今天我的奇遇。

  Janet看见后说:“你等等我!我回家拿点东西给你止血。” 我想着不外乎也是一些消毒水,邦迪创可贴之类的,忙说不用不用,我自己回家处理一下就可以了。

  她却坚持让我等她,我说不过她,只好静坐在那里等她,果然五分钟后,她就回来了,手里还抱着一盆植物。

  这植物看上去像是多肉,但是形状有点奇怪,我之前从未见过,它的叶子两边边缘长出两排“多肉小宝宝”,如图:

  

  只见Janet摘了其中一片叶子,搅烂挤汁直接抹在我伤口上,那感觉冰冰凉凉,粘粘的,几乎瞬间,那火辣生疼的感觉就消了大半。

  我不禁啧啧称奇,忙问Janet这是什么,她说了一个英语单词,我并不明白,我的英语没好到连植物名称都了如指掌的地步,刚好离家近,wifi可以连接在我的手机上,我那没sim卡的手机也能用谷歌翻译了。

  我一查那名字,瞬间震惊了,这看上去普通可爱的“多肉”,竟然有个非常壮烈文艺的名字: 落叶生根.不死鸟 。

  我将中文的意思大概告诉了Janet,她默默地点头表示赞同,还说中文的表达那么恰切,真有意思。她说这多肉的用途非常广泛,尤其是伤口,能消炎止痛,喉咙痛了可以用来榨汁吃,女士长痘痘或化妆品过敏,可是搅汁大面积涂抹,成份天然没毒的。

  最后她说我的伤口可能在坟场边的那小径上被一些树划伤的,这多肉专治这小痛小伤,以后就把它留给我。

  我忙拒绝,这多肉看上去长势非常好,想必平时也少不了Janet的细心呵护,我不忍夺人所爱。

  她往前离开,背着我直接挥一挥手,阳光洒在她瘦脱相的手,还有她灰白的头发上,岁月对她来说很残忍,而她也一直活在多年前静止的岁月里。

  “以前家里种了许多,想着儿子经常满山头地跑,备着总是好的。现在没用了。” 她的声音越飘越远,随着她一起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我望着这盆落叶生根.不死鸟,内心第一次觉得她或许还能回到现实来,刚才那句话不是最好的证明吗?她愿意放弃一些她执着多年的东西,例如这盆不死鸟。

  

  回到家里,女儿说用电饭煲做好饭了,不会炒菜,让我快快做个菜一起吃,她很饿了,然后她看到我那伤口和磨得快不似样的人字拖,问我哪里去了。我第一次没有诉说的欲望,胡乱地搪塞过去。

  那天晚上以后,Janet凄厉的歌声再也没有划破黑夜的宁静,就如秋落的叶子轻轻飘入大地的怀抱,一切改变悄无声息。

  过了几天,我家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老公打开门后说:“找你的。”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我走过去一看,是Janet,只见她拿着一对鞋,说送我,如图:

  

  “以后我带你去更多有意思的地方散步,但你不要再穿人字拖了,穿这对,我看到后就买下来了,觉得特别适合你。” Janet直接将鞋放在我怀里,我正想说不好意思接受,转眼间她就从Carm的后花园溜开,恍惚间还听到她说:“我后天找你,记得穿那鞋。”

  我看了看那鞋,真皮的,挺沉,穿上去大了一码,挺合适老外穿上去干园艺的,鞋的面上还粘着二手店的不干胶,还有价格:8刀。

  我拿着那鞋,内心充满了跟鞋一样沉甸甸的感动,8刀可能对于许多人是小钱,但对于失业多年,身体抱恙的她来说,可能是她一日的口粮,这里面有她沉甸甸的关怀,还有她一颗细腻入微的心。

  回到家后,老公与女儿蛮有玩味地看着我,好奇心写满脸,我被看得浑身不舒坦,只得说:“交个朋友,散步有伴。” 然后再也不愿说下去了。

  背后响起老公的多年以来相同的评价:“五湖四海,三交九流,你都能做到朋友。”

  他和女儿对于我能与Janet成为朋友并不太吃惊,毕竟这是我一贯的作风。

  就这样,一盆不死鸟,一对皮鞋,我和Janet的故事真正拉开的序幕,她陪我走过许多路,探寻过小镇许多隐匿有趣的地方,她像一个宝藏,每次带给我都有不一样的惊喜和刺激,她的骤然离开曾给我痛彻心扉的打击,一切太突然,我还来不及跟她说再见。

  我将我与她一切经历纪录下来,于是就有了下面长篇连载。

  未完待续...

  加拿大移民干货文章

  1、魁省投资移民申请指导:什么样的人拿枫叶卡几率更大?

  2、【干货】关于枫叶卡的系列问题!

  3、注意!11月2日起,加拿大签证中心各项服务重大调整!

  4、备战“10万加元”BC省投资移民,看这一篇就够了

  5、移民变政来袭!2019年最全移民预测新鲜出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