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徐翔妻子七夕”哭诉“但这次我们不能挺你

到底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还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技术性离婚?

被割过的韭菜盒子们请举下手,发表下意见。

徐翔妻子七夕”哭诉“但这次我们不能挺你


(左图为徐翔,徐翔在公众面前留下的唯一一张真人照片)

从不接受媒体采访,从不参加公开论坛、调研,外界能够找到的唯一一张真人照,也只是徐翔被捕时的。

也许真如应莹所说“对享受财富的态度都比较淡然,徐翔是个工作狂,抗拒社交让他几乎没有公开露面的机会,甚至外界也有诸多误解。”

但是神秘不止如此,关键是,从没见过他卖产品,也从来没有见过买他产品的客户,

曾经的“公募一哥”王亚伟转做私募后,财兔君曾看到过昀沣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有一段时间出现在第三方销售金斧子的名单中。

反观徐翔的泽熙,市面上的人只能干巴巴的羡慕泽熙的超高业绩,有钱都买不到泽熙的产品。从来也没见过谁是他的客户。

神秘的泽熙客户,就是应莹守口如瓶,在文章中数次提及的“涉案朋友”,在其他案件中可以看到一些。

此前一直滞留香港,现在已归案的中弘股份董事长王永红就曾是徐翔的客户。

王永红曾经和泽熙徐翔及王巍签订秘密的股权托管协议,让泽熙为他操纵股价,高位套现。王永红减持数量不低于2亿股,王永红向王巍支付每股0.1元的管理费,减持价格每股6.5元以上部分五五分成。

另有文峰股份实控人徐长江伙同徐翔操纵股价、高位套现高达67亿元人民币。2017年4月,法院判决徐长江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没资金共计46亿元,其中个人罚金12亿元。徐长江最初选择了上诉,后又撤回上诉申请,判决随之生效。

其他的就不一一赘述了。单从此可知,徐翔神秘的客户,应莹守口如瓶”涉案朋友“个个来头不小。

与其说是个私募大佬,不如说是神秘(权贵)客户资金运作的代理人。

如何换个身份生活

应莹的文章简而言之就是,我家全部家产210亿,徐翔犯罪所得为71亿余元已经“所得赃款已全部被追缴”,我要把剩下的139亿拿回来。

要求青岛法院尽快甄别涉案资产。

矛盾的根源在青岛法院,最后的压力却在我一人身上,我能奈何?

把矛头直接指向青岛中院,但是这里我旗帜鲜明的挺青岛中院。

青岛中院在此案中徇私舞弊和违规操作的可能性非常小。徐翔案件全国瞩目,试问此案的涉案人、徐翔及徐翔的父母,特备是泽熙的神秘客户、哪一个是吃素,都死死盯着呢。

哪个法官敢不顾仕途,想动歪心思,是不是都得掂量掂量点分量。

应莹说压力来自双方父母和涉案朋友。父母这事,清官难断家务事,暂且不多扯。

徐翔有一些朋友的资产也遭到冻结,徐翔入狱,他们来找我也是合情合理。

徐翔已经进去了,为什么要把压力都推到弱女子身上?为什么不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该起诉的去法院起诉,该报案的去警局报案?

应莹对这些所谓的”涉案朋友“名字如此守口如瓶,是在保护谁?为什么不直接告诉青岛中院?谁想要解冻自己的资产,直接找青岛中院交涉呀,何必为难一个妇道人家。

徐翔所得赃款已全部被追缴,徐翔、王巍、竺勇已入案,但是不是还有其他人没有交代清楚呢?

苍天在上,我要离婚。厚土在下,老娘要钱

想换个身份生活,还是先把这些”涉案朋友“交代清楚下的比较好。

就怕有些事不能说,不敢说吧。青岛中院一直冻结这些资产,就等他们狗急跳墙,自己蹦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