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东轻红哥”李洪升 交特殊党费报党恩

2019哈尔滨新闻网

<> > >

李洪生(右一)向党组织交纳党费5000元。

当我们老了,我们会忘记很多事情。

83岁的李洪生是中铝东北轻合金有限公司退休职工,是我们身边最普通的父亲。他喜欢在广场上跳舞,听破旧的旧收音机,戴绿色军帽,坚持每天用放大镜看报纸。

岁月静谧,李洪生总是忘事。他会忘记自己的生日,买菜的时候也经常忘记摊位,但他的“选择性记忆”是,交党费的日子永远不会忘记。他只有一个愿望,这听起来很高尚,我们不得不抬头看看:那就是用余生来报答。还款方。

支付特别派对费登上东光头条

8月底,月养老金只有3180元的李洪生办了一场“火红”活动。积极向离退休管理/后勤服务中心党支部交纳党费5000元。

于是,他又去了东光公司微信公众号、东光电视台、东光新闻的“头条”,也去了上级组织部的“通讯”。

想守规矩吗?想露脸吗?显然,任何“功利主义”猜想都不与老人接触。他已经退休20多年了,他的孩子除了大女儿在北京做小生意,其余的都是Dongguang的普通工人。包括媳妇,都是洗衣工。

李红升住的那个地区是政府搬迁的房子。房子的年代是5年,新的砖在秋天的阳光下闪耀着幸福的光芒。姑姑们散布在院子里,晒太阳的被子,三、五组的姑姑都可以卖掉。这个社区很有基础。

李洪生的家非常宽敞,超过70平方米。 “我的家庭曾经是一个小平房或危险的房子。政府的返还政策是好的,花费了26万元。”老人笑了起来,好像在“回到”他的童年时代,有点害羞。在这样的“高端”房屋中养育老人是老人的喜悦。

李洪生戴上军帽,在腰上戴上红色丝绸。他在家里扭曲了他的大歌。这一天的现场表演是他对记者的“福祉”。他是一支歌舞,唱歌和跳跃是他自己的,唱歌是《解放区的天》。

实际上,在工作日的社区中,老人是与阿姨和阿姨打扮并跳舞的人,并且是党和国家各个阶段的主题教育活动。父亲可以用歌舞表演。

每年他的家人都有“必修课”

“东光红哥”记者突然想给李洪生一个红色的名字。老人说:“这个头衔很新潮。”

老人家的墙上有三个日历,其中两个是“中国梦”,其中一个在祖国和山上是如此美丽,都挂在附近的“风水宝”电视的家中。

““中国梦”的日历,我父亲没有动。一旦我的兄弟来为他做饭,他就把围裙戴在日历的钩子上,并阻塞了“中国梦”两字。我父亲会生气。然后,让我的兄弟说,让围裙立即带走。”老人的女儿说。

李洪生的家庭有家庭作风。每年春节前,他都会演唱由李洪生领导的红色歌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在大女儿的手机中,保存了去年全家人唱红色歌曲的视频。

一年里,李洪生唱歌又唱歌,孩子们哭了:“爸爸,你在新年哭吗?我们在唱歌跑步吗,我们还能唱歌吗?”李洪生挥挥手说:“我小时候,过年没吃过饺子。”

痛苦的童年成为“历史见证”

李洪生小时候,他的父母在长春工作。我父亲7岁那年,由于长期工作而死于疾病。三年后,母亲也放手。仅10岁的李洪生就成了孤儿。

“ 1948年10月21日,长春被解放。”今年83岁的李洪生还记得这一天。 “村里的道路全都是人民解放军。它们的确很像书中所说的。进入院子时,你会扫地并烧开水。如果你对人民一言不发,就会打草。睡在地上。”李洪生可以称为“长春解放史实录”。

李洪生有一个“秘密”,听起来很可悲。直到长春解放前,李洪生才因家庭贫困而没有穿鞋。如果冬天太冷,找一块布。

长春解放后,李洪生加入少年团。当他用红色蝎子枪赤身站立时,解放军士兵看见了他。那个士兵把他的新鞋给了李洪生。从那时起,党和国家的好感就植根于李洪生的内心。

1954年3月,在东莞公司(新中国101工厂)开始建设之初,年仅17岁的李洪生参加了应聘考试,并成为新中国铝加工的摇篮。东莞公司的一名工业工人。

当时,东莞市为支持国家建设,呼吁工人购买公共债务。月收入只有56.8元的李洪生买了70元的公债。

1957年,松花江被洪水淹没,机动队在工厂内建立了防洪系统。李洪生主动签约。每天,李洪生都在涨到脖子上的洪水中,来回奔波,向沙袋送去了数十只浅滩。他没说什么累。五年后,李洪生加入中国共产党,然后成为工会主席和董事长。

“今年七月,我的聚会正好有60岁的生日。”老人的脸上长着骄傲的表情。

东莞的“红色基因”世代相传

每月25日,是东莞市退休职工缴纳会费的日子。每天,李洪生的“节日”。他总是穿新衣服,并亲自交党费。

每年十二月,感冒的年轻人都不爱上外出,但李洪生仍然坚持走出家庭半小时,以支付工厂的聚会费。

随着年龄的增长,想向党汇报的李洪生总是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

7月19日,东莞市从退休管理/后勤服务中心党支部会议退役。李洪生是第一个早到的人。当其他党员没有来时,李洪生对党总书记李玉龙说:“我年纪大了,我不知道我可以付多久党费。我有要求,我想特别一次的会费是5,000元。” p>

这是东庆公司有史以来收到的最大的会费。公司党委对此高度重视。党和群众工作部部长周元平说:“ 5000元的特殊党费,相当于李洪生两个月的抚恤金。家庭负担会增加吗?孩子和他们的丈夫不同意。反复问李洪生。

但是,李洪生的态度很坚定,他的孩子们也支持他。最后,要求该级别的上级组织部门。根据严格的组织程序,上级组织部门已建立了老年人专项党费专户,并签发了老年人专项党费证明。

作为“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国家建设的156个重点项目之一,东庆公司拥有一代代相传的“红色基因”。像李洪生一样,几代的老党员和老工人将他们的青年奉献给祖国的铝产品加工。 “银事业”,不忘向党汇报,向国家汇报,向工厂汇报。

李洪生(右起)向党组织支付了5000元的特殊党费。

当我们老了,我们会忘记很多事情。

现年83岁的李洪生是中铝东北轻合金有限公司的退休工人,是我们周围最普通的父亲。他喜欢在广场上跳舞,听破旧的收音机,戴着绿色的军帽,并且每天坚持用放大镜看报纸。

岁月静quiet,李洪生总是忘记事情。他会忘记生日,在购买食物时常常会忘记食物摊位,但是他的“选择性记忆”是,永远不会忘记支付聚会费的日子。他只有一个愿望,听起来很崇高,我们必须仰望:就是用余生来偿还。偿还党。

支付特别派对费用,登上East Light头条新闻

8月底,每月仅领取3180元养老金的李洪生参加了“红热”活动。积极向退休管理/后勤服务中心党支部支付了5,000元的特殊党费。

因此,他去了东光公司微信公众号,东莞电视台和东光新闻的“头条新闻”,还去了上级组织部门的“新闻通讯”。

想要表现吗?想露脸吗?显然,任何“功利主义”的猜想都不是与老人接触的。他已经退休20多年了,他的孩子们除了大女儿在北京做生意外,其余都是东莞的普通工人。包括daughter妇在内,是一名洗衣工人。

李洪生居住的地区是政府搬迁的房屋。房屋的年龄为5年,新砖在秋天的阳光下泛着幸福。散落在院子里的阿姨,晒日光浴的被子,以及三到五个一组聊天的阿姨都可以卖光了。社区非常扎根。

李洪生的家非常宽敞,超过70平方米。 “我的家庭曾经是一个小平房或危险的房子。政府的返还政策是好的,花费了26万元。”老人笑了起来,好像在“回到”他的童年时代,有点害羞。在这样的“高端”房屋中养育老人是老人的喜悦。

李洪生戴上军帽,把红绸放在腰上。他在家里唱了一首大歌。今天的现场演出是他对记者的“福利”。他是一个歌舞演员,唱歌和跳都是他自己的,唱歌是[0x9a8b]。

事实上,在平日的社区里,老人是一个穿着和跳舞的阿姨和阿姨,以及主题教育活动在党和国家的每一个阶段。父亲可以用歌舞来呈现。

他家每年都有一门“必修课”

“东光红哥”记者突然想给李洪生起个红色的名字。老人说:“这个头衔很时髦。”

在老人家的墙上有三个日历,其中两个是“中国梦”,其中一个在祖国和山区如此美丽,都挂在“风水宝藏”附近的家里。

“‘中国梦’的日历,我爸爸不动。有一次我哥哥来给他做饭,他把围裙挂在日历的钩子上,挡住了“中国梦”的字样。我爸爸会生气的。然后,让我的兄弟说,让围裙马上拿走。”老人的女儿说。

李洪生家有家风。每年春节前,他都会唱一首由李洪生领衔的红歌[0x9a8b]。在大女儿的手机里,去年全家演唱红色歌曲的视频被保存下来。

一年,李洪生唱了又唱,孩子们哭了:“爸爸,新年你哭了吗?我们唱歌和跑步,我们还能唱歌吗?”李红升挥挥手说:“小时候,我从来没有吃过饺子。”

苦难的童年成为“历史见证”

当李红升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的父母都在长春工作。7岁时,父亲因长期工作生病去世。三年后,他的母亲也放手了。年仅10岁的李洪生就成了孤儿。

“ 1948年10月21日,长春被解放。”今年83岁的李洪生还记得这一天。 “村里的道路全都是人民解放军。它们的确很像书中所说的。进入院子时,你会扫地并烧开水。如果你对人民一言不发,就会打草。睡在地上。”李洪生可以称为“长春解放史实录”。

李洪生有一个“秘密”,听起来很可悲。直到长春解放前,李洪生才因家庭贫困而没有穿鞋。如果冬天太冷,找一块布。

长春解放后,李洪生加入少年团。当他用红色蝎子枪赤身站立时,解放军士兵看见了他。那个士兵把他的新鞋给了李洪生。从那时起,党和国家的好感就植根于李洪生的内心。

1954年3月,在东莞公司(新中国101工厂)开始建设之初,年仅17岁的李洪生参加了应聘考试,并成为新中国铝加工的摇篮。东莞公司的一名工业工人。

当时,东莞市为支持国家建设,呼吁工人购买公共债务。月收入只有56.8元的李洪生买了70元的公债。

1957年,松花江被洪水淹没,机动队在工厂内建立了防洪系统。李洪生主动签约。每天,李洪生都在涨到脖子上的洪水中,来回奔波,向沙袋送去了数十只浅滩。他没说什么累。五年后,李洪生加入中国共产党,然后成为工会主席和董事长。

“今年七月,我的聚会正好有60岁的生日。”老人的脸上长着骄傲的表情。

东莞的“红色基因”世代相传

每月25日,是东莞市退休职工缴纳会费的日子。每天,李洪生的“节日”。他总是穿新衣服,并亲自交党费。

每年的12月,当天气如此寒冷以至于年轻人不喜欢外出时,李洪生仍然坚持要步行半个小时从家中支付工厂的聚会费。

想向党汇报的李洪生,随着年龄的增长,总是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

7月19日,东庆市退休管理/后勤服务中心党支部开会。李洪生是最早出现的人。在其他党员到达之前,李洪生对党总支书记李玉龙说:“我已经年纪大了,我不知道我还能支付多久的党费。我有一个要求一次特别聚会费5000元。”

这是东庆照明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的会费,公司党委对此非常重视。党和群众工作部部长周原平说:“五千多元的党费,相当于李洪生两个月的退休金,会增加家庭负担吗?孩子和伴侣有不同意见吗?这些,党组织有李洪生问了很多遍。

但是李洪生非常坚决,他的孩子们支持他。最终,上级组织在征求各级上级组织的意见后,按照严格的组织程序,设立了老年人专用账户缴纳特殊党费,并颁发了老年人专用账户缴纳证书。费用。

作为“十一五”期间国家重点建设的156个重点项目之一,东莞光明公司已代代相传了“红色基因”。像李洪生一样,几代老党员和工人将青年奉献给祖国铝产品加工的“银色事业”,却不忘对党,国家和工厂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