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朱雀战纪 48 破除法阵

  

  那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

  他叫宁采臣,那年他刚好二十岁,是个意气风发的美少年。当时他是古董店铺“集宝斋”的伙计,前来郭北县收账。盘缠用尽,囊中羞涩,适逢天雨,最后只能到传闻中的鬼寺兰若寺去投宿。

  没想到那一晚他果然遇见鬼,那是一个很美的女鬼,名叫聂小倩。小倩本想加害于他,却被他的善良单纯而吸引,一人一鬼坠入爱河。她向宁采臣坦言自己是鬼,受制于一个有千年道行的鬼夜叉。那鬼夜叉修炼一种阴毒的术法,常常要吸取活人命火,而小倩经常帮他诱捉活人。

  小倩劝他赶紧离开,否则性命堪忧。离开之际,他问小倩可有解救她的方法。她说她的尸骨就埋在兰若寺后面的坟地里,只要在白天把她尸骨挖出来,在日落之前送到邻县下葬,她就能摆脱鬼夜叉的控制。他发誓一定要将她救出生天,临别之前小倩向他提议,可找她的父亲帮忙。她们聂家是郭北县的大户人家,叫上家中的下人帮忙才容易在一天之内迁坟。

  当夜他就离开了兰若寺,回到县城中找聂家老爷禀报这件事。没想到聂老爷听了之后却叫下人押着宁采臣送去报官。原来聂小倩在三年前被恶人掠走,之后再没有音信,聂老爷怀疑宁采臣是那些恶人的同伙。那县官没有细细审判就将宁采臣定了罪,没过多久,他就死在狱中化为鬼魂。宁采臣日夜缠着那县官,要他帮小倩迁坟。后来那县官也吓怕了,就派了衙差去办这事情,结果那些衙差全部有去无回。

  不仅如此,从那以后县城就开始闹鬼了。很多人莫名其妙地死去,请来的驱邪法师都说那是因为兰若寺的鬼夜叉发怒了。死了好几批法师都没有除掉那鬼夜叉,县城里死的人反而更多。这样一来这地方的老百姓都不敢再冒犯鬼夜叉,更是反感驱邪法师的到来。有能力搬走的人都走了,剩下的人每天惶惶不安地生活着,担心自己哪一天突然死去。这正是这地方一片愁云惨淡的原因。

  宁采臣被困在这府衙大宅里,以各种手段一次又一次地恐吓来此就任的官员,只是他坚持了三十年还是没能救出小倩。

  ……

  “这故事可真俗套,你真不是在一些记录志怪传闻的书上抄来骗我们?”三京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

  宁采臣轻轻摇头,“我知道这些年来我犯了很多过错,死在你们手中我毫无怨言,只希望你们能够答应我把小倩救出来。”

  “三少爷,人家这么可怜,你就答应他吧。”神音吸着鼻子,小粉拳一下一下捶着三京的肩膀。

  “一见钟情的都是真爱啊,冷心姑娘,我们就帮帮他吧,你看怎样?”三京狠狠擦了一把眼泪鼻涕,红着眼睛望向冷心征求意见。

  冷心解除了宁采臣的天罡锁妖术,想了一下说:“这样吧,解救的事情交给你们,除魔的事情交给我。既然是鬼夜叉在作恶,那只要把他收伏就好。”冷心又问一旁的胖官,“柳大人,明天我们就前去兰若寺,将那恶鬼收伏,大人意下如何?”

  胖官连连点头,“好,你们能够除了这祸害自然最好不过。就是……”胖官不好意思地低头点着两根食指,“本官刚来此地,还没有捞着什么好处,只怕给不了你们好价钱。”

  “大人不必担心,我们不要报酬。”

  “只要给我们足够的干粮就好!”三京大声补充。

  “好说,好说。”胖官也是个爽快的人,当下就叫家丁阿金到身前吩咐了一番,阿金领命为三京他们准备食物去了。柳大人眯着小眼睛,怯怯地指着宁采臣:“能不能把他也带走?”

  三京对神音说:“他这副样子是有点碍眼,神音你帮他洗一下吧。”

  神音施展清水咒,宁采臣脸上的血迹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树须草屑都不见了。他那吓人的身形也已经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站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儒雅俊俏的白面书生,剑眉星目,气质不凡。眉宇之间淡淡的忧郁沧桑更是增添了他的魅力,这样的脸孔定然会让无数少女彻夜难眠。

  这个时候两眼桃心一脸花痴相的当然就是神音了,而在场还有一个两眼发光的人,竟是胖官柳大人。

  “哎呀,没想到他生得这么俊俏,早知道就不叫你们把他带走了。”说着,柳大人眯着小眼睛羞涩地笑了一下。那一笑的风情,让宁采臣不由得浑身一颤。

  “对了,到底是什么人将你困在这里这么久?”三京向宁采臣问道。

  “那也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的县令请来一位高僧作法事。那高僧没有打算杀我,叫我不要害人安心留在这里等待,假以时日会有人来救我。我也不知道他使出了什么样的术法,反正他施法之后我就不能离开这大宅,每次我想离开都会有一股大力将我扯回来。”

  冷心沉吟片刻,“看来那应该是佛家的封印术法,我未必能破解,和尚你呢?”

  三京搔着后脑勺,微皱着眉头:“三爷又不是真的和尚,哪里学过什么佛家术法……”

  “你们别忘了还有我嘛。”赤瞳哈哈一笑,向自己竖起大拇指,“在法阵方面我可是一个天才。”

  赤瞳围着宁采臣转了一圈,眉宇深锁,见他捏了几个手印,手中泛起一道黄光向宁采臣照去,只见他身上慢慢冒出淡如烟气状的微光,这些光线从各个方向而来将他束缚住。赤瞳领着他走向庭院中,宁采臣一边走,那身上气状微光的颜色一直在变化。

  “好,停住!”走到某个地方,赤瞳忽然叫停了宁采臣,而这时候他身上的各个方向的亮光亮度色泽完全一致。

  “这里就是这法阵的阵心,若是破除阵心,这法阵也就不管用了。”赤瞳搔了搔脑袋,面露难色,“镇在阵心的肯定是什么了不得的法器,我一个鬼仙还不敢冒险去触碰它。”

  “那法器在哪里?”冷心问道。

  “如果我的判断没错,就埋在这地下。”赤瞳指着宁采臣脚下的草地。

  “让三爷来!”三京从布袋中掏出一个勺子,挽起衣袖就挖起来。不知道是这里的土质松软还是别的原因,三京手中握着的明明只是一个小勺子,挖土的速度却奇快。

  “嘿嘿,以前我和长风总用这样的方法埋藏从云叔那里得来的好东西,熟能生巧罢了。”

  没过片刻,那勺子像是碰到了什么硬东西,发出一声脆响。三京心中一喜,加快了速度,不一会就汗流浃背,那法器也暴露在众人视线之中。

  那是一根半尺来长的金刚伏魔杵,一端三棱带尖,另一端雕着三个佛像头,一作笑状、一作怒状、一作骂状,中间供手握的地方也不过比一只手掌稍长。这金刚伏魔杵颜色和造型古朴大气,一闪一闪地泛着微微金光,一看便知此物拥有不凡的灵力。

  【30天中篇小说课程长期招生】

  96

  一鸣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72.8

  2019.07.21 10:06

  字数 2378

  

  那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

  他叫宁采臣,那年他刚好二十岁,是个意气风发的美少年。当时他是古董店铺“集宝斋”的伙计,前来郭北县收账。盘缠用尽,囊中羞涩,适逢天雨,最后只能到传闻中的鬼寺兰若寺去投宿。

  没想到那一晚他果然遇见鬼,那是一个很美的女鬼,名叫聂小倩。小倩本想加害于他,却被他的善良单纯而吸引,一人一鬼坠入爱河。她向宁采臣坦言自己是鬼,受制于一个有千年道行的鬼夜叉。那鬼夜叉修炼一种阴毒的术法,常常要吸取活人命火,而小倩经常帮他诱捉活人。

  小倩劝他赶紧离开,否则性命堪忧。离开之际,他问小倩可有解救她的方法。她说她的尸骨就埋在兰若寺后面的坟地里,只要在白天把她尸骨挖出来,在日落之前送到邻县下葬,她就能摆脱鬼夜叉的控制。他发誓一定要将她救出生天,临别之前小倩向他提议,可找她的父亲帮忙。她们聂家是郭北县的大户人家,叫上家中的下人帮忙才容易在一天之内迁坟。

  当夜他就离开了兰若寺,回到县城中找聂家老爷禀报这件事。没想到聂老爷听了之后却叫下人押着宁采臣送去报官。原来聂小倩在三年前被恶人掠走,之后再没有音信,聂老爷怀疑宁采臣是那些恶人的同伙。那县官没有细细审判就将宁采臣定了罪,没过多久,他就死在狱中化为鬼魂。宁采臣日夜缠着那县官,要他帮小倩迁坟。后来那县官也吓怕了,就派了衙差去办这事情,结果那些衙差全部有去无回。

  不仅如此,从那以后县城就开始闹鬼了。很多人莫名其妙地死去,请来的驱邪法师都说那是因为兰若寺的鬼夜叉发怒了。死了好几批法师都没有除掉那鬼夜叉,县城里死的人反而更多。这样一来这地方的老百姓都不敢再冒犯鬼夜叉,更是反感驱邪法师的到来。有能力搬走的人都走了,剩下的人每天惶惶不安地生活着,担心自己哪一天突然死去。这正是这地方一片愁云惨淡的原因。

  宁采臣被困在这府衙大宅里,以各种手段一次又一次地恐吓来此就任的官员,只是他坚持了三十年还是没能救出小倩。

  ……

  “这故事可真俗套,你真不是在一些记录志怪传闻的书上抄来骗我们?”三京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

  宁采臣轻轻摇头,“我知道这些年来我犯了很多过错,死在你们手中我毫无怨言,只希望你们能够答应我把小倩救出来。”

  “三少爷,人家这么可怜,你就答应他吧。”神音吸着鼻子,小粉拳一下一下捶着三京的肩膀。

  “一见钟情的都是真爱啊,冷心姑娘,我们就帮帮他吧,你看怎样?”三京狠狠擦了一把眼泪鼻涕,红着眼睛望向冷心征求意见。

  冷心解除了宁采臣的天罡锁妖术,想了一下说:“这样吧,解救的事情交给你们,除魔的事情交给我。既然是鬼夜叉在作恶,那只要把他收伏就好。”冷心又问一旁的胖官,“柳大人,明天我们就前去兰若寺,将那恶鬼收伏,大人意下如何?”

  胖官连连点头,“好,你们能够除了这祸害自然最好不过。就是……”胖官不好意思地低头点着两根食指,“本官刚来此地,还没有捞着什么好处,只怕给不了你们好价钱。”

  “大人不必担心,我们不要报酬。”

  “只要给我们足够的干粮就好!”三京大声补充。

  “好说,好说。”胖官也是个爽快的人,当下就叫家丁阿金到身前吩咐了一番,阿金领命为三京他们准备食物去了。柳大人眯着小眼睛,怯怯地指着宁采臣:“能不能把他也带走?”

  三京对神音说:“他这副样子是有点碍眼,神音你帮他洗一下吧。”

  神音施展清水咒,宁采臣脸上的血迹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树须草屑都不见了。他那吓人的身形也已经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站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儒雅俊俏的白面书生,剑眉星目,气质不凡。眉宇之间淡淡的忧郁沧桑更是增添了他的魅力,这样的脸孔定然会让无数少女彻夜难眠。

  这个时候两眼桃心一脸花痴相的当然就是神音了,而在场还有一个两眼发光的人,竟是胖官柳大人。

  “哎呀,没想到他生得这么俊俏,早知道就不叫你们把他带走了。”说着,柳大人眯着小眼睛羞涩地笑了一下。那一笑的风情,让宁采臣不由得浑身一颤。

  “对了,到底是什么人将你困在这里这么久?”三京向宁采臣问道。

  “那也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的县令请来一位高僧作法事。那高僧没有打算杀我,叫我不要害人安心留在这里等待,假以时日会有人来救我。我也不知道他使出了什么样的术法,反正他施法之后我就不能离开这大宅,每次我想离开都会有一股大力将我扯回来。”

  冷心沉吟片刻,“看来那应该是佛家的封印术法,我未必能破解,和尚你呢?”

  三京搔着后脑勺,微皱着眉头:“三爷又不是真的和尚,哪里学过什么佛家术法……”

  “你们别忘了还有我嘛。”赤瞳哈哈一笑,向自己竖起大拇指,“在法阵方面我可是一个天才。”

  赤瞳围着宁采臣转了一圈,眉宇深锁,见他捏了几个手印,手中泛起一道黄光向宁采臣照去,只见他身上慢慢冒出淡如烟气状的微光,这些光线从各个方向而来将他束缚住。赤瞳领着他走向庭院中,宁采臣一边走,那身上气状微光的颜色一直在变化。

  “好,停住!”走到某个地方,赤瞳忽然叫停了宁采臣,而这时候他身上的各个方向的亮光亮度色泽完全一致。

  “这里就是这法阵的阵心,若是破除阵心,这法阵也就不管用了。”赤瞳搔了搔脑袋,面露难色,“镇在阵心的肯定是什么了不得的法器,我一个鬼仙还不敢冒险去触碰它。”

  “那法器在哪里?”冷心问道。

  “如果我的判断没错,就埋在这地下。”赤瞳指着宁采臣脚下的草地。

  “让三爷来!”三京从布袋中掏出一个勺子,挽起衣袖就挖起来。不知道是这里的土质松软还是别的原因,三京手中握着的明明只是一个小勺子,挖土的速度却奇快。

  “嘿嘿,以前我和长风总用这样的方法埋藏从云叔那里得来的好东西,熟能生巧罢了。”

  没过片刻,那勺子像是碰到了什么硬东西,发出一声脆响。三京心中一喜,加快了速度,不一会就汗流浃背,那法器也暴露在众人视线之中。

  那是一根半尺来长的金刚伏魔杵,一端三棱带尖,另一端雕着三个佛像头,一作笑状、一作怒状、一作骂状,中间供手握的地方也不过比一只手掌稍长。这金刚伏魔杵颜色和造型古朴大气,一闪一闪地泛着微微金光,一看便知此物拥有不凡的灵力。

  【30天中篇小说课程长期招生】

  

  那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

  他叫宁采臣,那年他刚好二十岁,是个意气风发的美少年。当时他是古董店铺“集宝斋”的伙计,前来郭北县收账。盘缠用尽,囊中羞涩,适逢天雨,最后只能到传闻中的鬼寺兰若寺去投宿。

  没想到那一晚他果然遇见鬼,那是一个很美的女鬼,名叫聂小倩。小倩本想加害于他,却被他的善良单纯而吸引,一人一鬼坠入爱河。她向宁采臣坦言自己是鬼,受制于一个有千年道行的鬼夜叉。那鬼夜叉修炼一种阴毒的术法,常常要吸取活人命火,而小倩经常帮他诱捉活人。

  小倩劝他赶紧离开,否则性命堪忧。离开之际,他问小倩可有解救她的方法。她说她的尸骨就埋在兰若寺后面的坟地里,只要在白天把她尸骨挖出来,在日落之前送到邻县下葬,她就能摆脱鬼夜叉的控制。他发誓一定要将她救出生天,临别之前小倩向他提议,可找她的父亲帮忙。她们聂家是郭北县的大户人家,叫上家中的下人帮忙才容易在一天之内迁坟。

  当夜他就离开了兰若寺,回到县城中找聂家老爷禀报这件事。没想到聂老爷听了之后却叫下人押着宁采臣送去报官。原来聂小倩在三年前被恶人掠走,之后再没有音信,聂老爷怀疑宁采臣是那些恶人的同伙。那县官没有细细审判就将宁采臣定了罪,没过多久,他就死在狱中化为鬼魂。宁采臣日夜缠着那县官,要他帮小倩迁坟。后来那县官也吓怕了,就派了衙差去办这事情,结果那些衙差全部有去无回。

  不仅如此,从那以后县城就开始闹鬼了。很多人莫名其妙地死去,请来的驱邪法师都说那是因为兰若寺的鬼夜叉发怒了。死了好几批法师都没有除掉那鬼夜叉,县城里死的人反而更多。这样一来这地方的老百姓都不敢再冒犯鬼夜叉,更是反感驱邪法师的到来。有能力搬走的人都走了,剩下的人每天惶惶不安地生活着,担心自己哪一天突然死去。这正是这地方一片愁云惨淡的原因。

  宁采臣被困在这府衙大宅里,以各种手段一次又一次地恐吓来此就任的官员,只是他坚持了三十年还是没能救出小倩。

  ……

  “这故事可真俗套,你真不是在一些记录志怪传闻的书上抄来骗我们?”三京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

  宁采臣轻轻摇头,“我知道这些年来我犯了很多过错,死在你们手中我毫无怨言,只希望你们能够答应我把小倩救出来。”

  “三少爷,人家这么可怜,你就答应他吧。”神音吸着鼻子,小粉拳一下一下捶着三京的肩膀。

  “一见钟情的都是真爱啊,冷心姑娘,我们就帮帮他吧,你看怎样?”三京狠狠擦了一把眼泪鼻涕,红着眼睛望向冷心征求意见。

  冷心解除了宁采臣的天罡锁妖术,想了一下说:“这样吧,解救的事情交给你们,除魔的事情交给我。既然是鬼夜叉在作恶,那只要把他收伏就好。”冷心又问一旁的胖官,“柳大人,明天我们就前去兰若寺,将那恶鬼收伏,大人意下如何?”

  胖官连连点头,“好,你们能够除了这祸害自然最好不过。就是……”胖官不好意思地低头点着两根食指,“本官刚来此地,还没有捞着什么好处,只怕给不了你们好价钱。”

  “大人不必担心,我们不要报酬。”

  “只要给我们足够的干粮就好!”三京大声补充。

  “好说,好说。”胖官也是个爽快的人,当下就叫家丁阿金到身前吩咐了一番,阿金领命为三京他们准备食物去了。柳大人眯着小眼睛,怯怯地指着宁采臣:“能不能把他也带走?”

  三京对神音说:“他这副样子是有点碍眼,神音你帮他洗一下吧。”

  神音施展清水咒,宁采臣脸上的血迹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树须草屑都不见了。他那吓人的身形也已经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站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儒雅俊俏的白面书生,剑眉星目,气质不凡。眉宇之间淡淡的忧郁沧桑更是增添了他的魅力,这样的脸孔定然会让无数少女彻夜难眠。

  这个时候两眼桃心一脸花痴相的当然就是神音了,而在场还有一个两眼发光的人,竟是胖官柳大人。

  “哎呀,没想到他生得这么俊俏,早知道就不叫你们把他带走了。”说着,柳大人眯着小眼睛羞涩地笑了一下。那一笑的风情,让宁采臣不由得浑身一颤。

  “对了,到底是什么人将你困在这里这么久?”三京向宁采臣问道。

  “那也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的县令请来一位高僧作法事。那高僧没有打算杀我,叫我不要害人安心留在这里等待,假以时日会有人来救我。我也不知道他使出了什么样的术法,反正他施法之后我就不能离开这大宅,每次我想离开都会有一股大力将我扯回来。”

  冷心沉吟片刻,“看来那应该是佛家的封印术法,我未必能破解,和尚你呢?”

  三京搔着后脑勺,微皱着眉头:“三爷又不是真的和尚,哪里学过什么佛家术法……”

  “你们别忘了还有我嘛。”赤瞳哈哈一笑,向自己竖起大拇指,“在法阵方面我可是一个天才。”

  赤瞳围着宁采臣转了一圈,眉宇深锁,见他捏了几个手印,手中泛起一道黄光向宁采臣照去,只见他身上慢慢冒出淡如烟气状的微光,这些光线从各个方向而来将他束缚住。赤瞳领着他走向庭院中,宁采臣一边走,那身上气状微光的颜色一直在变化。

  “好,停住!”走到某个地方,赤瞳忽然叫停了宁采臣,而这时候他身上的各个方向的亮光亮度色泽完全一致。

  “这里就是这法阵的阵心,若是破除阵心,这法阵也就不管用了。”赤瞳搔了搔脑袋,面露难色,“镇在阵心的肯定是什么了不得的法器,我一个鬼仙还不敢冒险去触碰它。”

  “那法器在哪里?”冷心问道。

  “如果我的判断没错,就埋在这地下。”赤瞳指着宁采臣脚下的草地。

  “让三爷来!”三京从布袋中掏出一个勺子,挽起衣袖就挖起来。不知道是这里的土质松软还是别的原因,三京手中握着的明明只是一个小勺子,挖土的速度却奇快。

  “嘿嘿,以前我和长风总用这样的方法埋藏从云叔那里得来的好东西,熟能生巧罢了。”

  没过片刻,那勺子像是碰到了什么硬东西,发出一声脆响。三京心中一喜,加快了速度,不一会就汗流浃背,那法器也暴露在众人视线之中。

  那是一根半尺来长的金刚伏魔杵,一端三棱带尖,另一端雕着三个佛像头,一作笑状、一作怒状、一作骂状,中间供手握的地方也不过比一只手掌稍长。这金刚伏魔杵颜色和造型古朴大气,一闪一闪地泛着微微金光,一看便知此物拥有不凡的灵力。

  【30天中篇小说课程长期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