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情绪管理工具千千万万,哀伤监测日志万里挑一!

  

  有些来访者,在亲人离世之后的半年、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仍然会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逝者身上,并感受到强烈的、持续的痛苦,严重影响了社会功能,增加了罹患身心疾病的风险……

  有研究显示,平复这些来访者的哀伤(复杂性哀伤),哀伤监测日志是非常有效的。

  哀伤监测日志是个表格。在这个表格中,来访者要对他们一天中的哀伤强度进行评分;0分表示一点也不哀伤,10分表示前所未有的哀伤。

  提供一个案例,帮助大家了解表格如何使用、记录什么。

  

  从这个案例看,来访者需要在白天观察自己的哀伤程度,晚上就给记录下来,包括记录最高分、最低分、相应的情境,以及平均哀伤强度。

  这里注意,「平均哀伤程度」可不是哀伤最高水平和最低水平的算术平均数,而是来访者用10点量表自行评估这一天哀伤程度的平均水平。

  可以说,哀伤监测日志给治疗师带来一个很好的机会:正常化来访者这些时高时低的哀伤反应。

  治疗师可以跟来访者解释,哀伤的平复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有时候状态好些,有时候状态差些。

  治疗师可借此鼓励来访者:「允许自己有时候非常痛苦,有时候又能把这样的痛苦搁置一边。」

  那么,哀伤监测日志有什么用的呢?我们来看一个案例。

  来访者的母亲去世了,第一次会谈后,她开始哀伤监测,第二次会谈中,她报告说这个日志打开了她「记忆的潘多拉盒子」;日志帮助来访者识别出自己哀伤的几个重点,比如,当她叠一条长裤时,就容易想起母亲摔伤送医时穿的那条长裤;接下来的几周里,来访者慢慢发现付账单、看医生、听到救护车的声音都会引发愤怒,同时相关的悲伤会涌来;来访者还进一步意识到,当她承认这些感受时,她感到非常羞愧、内疚,进而引发对童年创伤事件的回忆……

  根据日志记录,来访者意识到:「我似乎把什么都扔进了哀伤这个大筐里了。其实,羞耻感和内疚感并不属于这里,它们来自别的事件。」

  此外,哀伤监测日志对于讨论积极情绪也是非常有用的。

  比如,来访者的哀伤常常被诸如电影、购物之类的活动分散,但她总是以非常轻视的态度报告说她不过是抽空去做一些不用动脑子的事情。

  治疗师帮助来访者意识到,那些事情正是她该去享受的。

  借此,他们讨论起应该如何利用这些活动去安抚好自己。

  调查表明,很多丧亲者对哀伤强度的变化以及发生的情境都没有觉察,当他们开始观察他们的哀伤水平时,会发现很有趣,也让人很安心。

  也就是说,监控日常的哀伤能够使哀伤的频率显著降低。

  最后,要提醒的是,有些来访者是非常排斥监测哀伤的,甚至在他们记录的时候感到更加糟糕。

  对于这样的来访者,监测方法就应该做出相应的调整了,比如只要求记录哀伤程度最轻的时刻。

  (参考文献:《哀伤监测日志》,南希·图瑞特、凯瑟琳·希尔;《哀伤研究:新的视角与理论整合》,刘建鸿、李晓文;《丧亲人群哀伤辅导的研究构思》,李梅、李洁、时勘、曾晓颖、曹燕、钟岭、王彩琴、林红、闫立新)

  

  吴益军子

  字数 1151

  

  有些来访者,在亲人离世之后的半年、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仍然会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逝者身上,并感受到强烈的、持续的痛苦,严重影响了社会功能,增加了罹患身心疾病的风险……

  有研究显示,平复这些来访者的哀伤(复杂性哀伤),哀伤监测日志是非常有效的。

  哀伤监测日志是个表格。在这个表格中,来访者要对他们一天中的哀伤强度进行评分;0分表示一点也不哀伤,10分表示前所未有的哀伤。

  提供一个案例,帮助大家了解表格如何使用、记录什么。

  

  从这个案例看,来访者需要在白天观察自己的哀伤程度,晚上就给记录下来,包括记录最高分、最低分、相应的情境,以及平均哀伤强度。

  这里注意,「平均哀伤程度」可不是哀伤最高水平和最低水平的算术平均数,而是来访者用10点量表自行评估这一天哀伤程度的平均水平。

  可以说,哀伤监测日志给治疗师带来一个很好的机会:正常化来访者这些时高时低的哀伤反应。

  治疗师可以跟来访者解释,哀伤的平复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有时候状态好些,有时候状态差些。

  治疗师可借此鼓励来访者:「允许自己有时候非常痛苦,有时候又能把这样的痛苦搁置一边。」

  那么,哀伤监测日志有什么用的呢?我们来看一个案例。

  来访者的母亲去世了,第一次会谈后,她开始哀伤监测,第二次会谈中,她报告说这个日志打开了她「记忆的潘多拉盒子」;日志帮助来访者识别出自己哀伤的几个重点,比如,当她叠一条长裤时,就容易想起母亲摔伤送医时穿的那条长裤;接下来的几周里,来访者慢慢发现付账单、看医生、听到救护车的声音都会引发愤怒,同时相关的悲伤会涌来;来访者还进一步意识到,当她承认这些感受时,她感到非常羞愧、内疚,进而引发对童年创伤事件的回忆……

  根据日志记录,来访者意识到:「我似乎把什么都扔进了哀伤这个大筐里了。其实,羞耻感和内疚感并不属于这里,它们来自别的事件。」

  此外,哀伤监测日志对于讨论积极情绪也是非常有用的。

  比如,来访者的哀伤常常被诸如电影、购物之类的活动分散,但她总是以非常轻视的态度报告说她不过是抽空去做一些不用动脑子的事情。

  治疗师帮助来访者意识到,那些事情正是她该去享受的。

  借此,他们讨论起应该如何利用这些活动去安抚好自己。

  调查表明,很多丧亲者对哀伤强度的变化以及发生的情境都没有觉察,当他们开始观察他们的哀伤水平时,会发现很有趣,也让人很安心。

  也就是说,监控日常的哀伤能够使哀伤的频率显著降低。

  最后,要提醒的是,有些来访者是非常排斥监测哀伤的,甚至在他们记录的时候感到更加糟糕。

  对于这样的来访者,监测方法就应该做出相应的调整了,比如只要求记录哀伤程度最轻的时刻。

  (参考文献:《哀伤监测日志》,南希·图瑞特、凯瑟琳·希尔;《哀伤研究:新的视角与理论整合》,刘建鸿、李晓文;《丧亲人群哀伤辅导的研究构思》,李梅、李洁、时勘、曾晓颖、曹燕、钟岭、王彩琴、林红、闫立新)

  

  有些来访者,在亲人离世之后的半年、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仍然会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逝者身上,并感受到强烈的、持续的痛苦,严重影响了社会功能,增加了罹患身心疾病的风险……

  有研究显示,平复这些来访者的哀伤(复杂性哀伤),哀伤监测日志是非常有效的。

  哀伤监测日志是个表格。在这个表格中,来访者要对他们一天中的哀伤强度进行评分;0分表示一点也不哀伤,10分表示前所未有的哀伤。

  提供一个案例,帮助大家了解表格如何使用、记录什么。

  

  从这个案例看,来访者需要在白天观察自己的哀伤程度,晚上就给记录下来,包括记录最高分、最低分、相应的情境,以及平均哀伤强度。

  这里注意,「平均哀伤程度」可不是哀伤最高水平和最低水平的算术平均数,而是来访者用10点量表自行评估这一天哀伤程度的平均水平。

  可以说,哀伤监测日志给治疗师带来一个很好的机会:正常化来访者这些时高时低的哀伤反应。

  治疗师可以跟来访者解释,哀伤的平复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有时候状态好些,有时候状态差些。

  治疗师可借此鼓励来访者:「允许自己有时候非常痛苦,有时候又能把这样的痛苦搁置一边。」

  那么,哀伤监测日志有什么用的呢?我们来看一个案例。

  来访者的母亲去世了,第一次会谈后,她开始哀伤监测,第二次会谈中,她报告说这个日志打开了她「记忆的潘多拉盒子」;日志帮助来访者识别出自己哀伤的几个重点,比如,当她叠一条长裤时,就容易想起母亲摔伤送医时穿的那条长裤;接下来的几周里,来访者慢慢发现付账单、看医生、听到救护车的声音都会引发愤怒,同时相关的悲伤会涌来;来访者还进一步意识到,当她承认这些感受时,她感到非常羞愧、内疚,进而引发对童年创伤事件的回忆……

  根据日志记录,来访者意识到:「我似乎把什么都扔进了哀伤这个大筐里了。其实,羞耻感和内疚感并不属于这里,它们来自别的事件。」

  此外,哀伤监测日志对于讨论积极情绪也是非常有用的。

  比如,来访者的哀伤常常被诸如电影、购物之类的活动分散,但她总是以非常轻视的态度报告说她不过是抽空去做一些不用动脑子的事情。

  治疗师帮助来访者意识到,那些事情正是她该去享受的。

  借此,他们讨论起应该如何利用这些活动去安抚好自己。

  调查表明,很多丧亲者对哀伤强度的变化以及发生的情境都没有觉察,当他们开始观察他们的哀伤水平时,会发现很有趣,也让人很安心。

  也就是说,监控日常的哀伤能够使哀伤的频率显著降低。

  最后,要提醒的是,有些来访者是非常排斥监测哀伤的,甚至在他们记录的时候感到更加糟糕。

  对于这样的来访者,监测方法就应该做出相应的调整了,比如只要求记录哀伤程度最轻的时刻。

  (参考文献:《哀伤监测日志》,南希·图瑞特、凯瑟琳·希尔;《哀伤研究:新的视角与理论整合》,刘建鸿、李晓文;《丧亲人群哀伤辅导的研究构思》,李梅、李洁、时勘、曾晓颖、曹燕、钟岭、王彩琴、林红、闫立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