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解放战争国军三大名将,为何只有黄百韬成仁了?

  解放战争中,国军不仅拥有飞机大炮,还有众多名将。所以,解放战争不光是美国援助和人民支持的对决,还是名将之间的对决。

  解放战争国军三大名将,为何只有黄百韬成仁了?

  仅以青天白日勋章的办法来看,总共有13枚青天白日勋章颁发出去,获得这些奖章的人分别是:杜聿明、陈明仁、廖钧、蔡名永、王育根、张省三、左世允、李礩、顾兆祥、黄百韬、杨亿源、朱士钦、刘剑虹。很明显,这些人中,比较知名的军长以上级别的名将就是杜聿明、陈明仁和黄百韬三人,至于很多人夸上天的张灵甫、邱清泉、黄维,其实是没有青天白日勋章的,所以称他们为名将,实在是有些勉强。而廖耀湘、宋希濂和胡琏等人,在抗日战争中就有了青天白日勋章,也算是名将。

  解放战争中最优秀的三名将,后来都是被谁击败的呢?听我给你一一介绍。

  解放战争国军三大名将,为何只有黄百韬成仁了?

  1,杜聿明。

  杜聿明获得青天白日勋章,是因为他在争夺东北战争中的贡献。杜聿明到东北仅仅半年,就先后侵占了辽西全部及沈阳外围铁岭、抚顺、本溪、辽阳、鞍山、海城、营口等重点城市,北沿松花江与东北民主联军相对峙。不过,很快,杜聿明就头上就安了一个陈诚,在陈诚的瞎指挥下,国军遭遇了解放军的三下江南四保临江夏季攻势等战役,不断走下坡路。

  1948年,杜聿明被任命为徐州剿总副司令兼第二兵团司令,实际指挥了第二兵团第十六兵团和第十三兵团。不过,当辽沈战役战事紧急时,杜聿明又被调回东北,回到东北第一天,锦州陷落,第一个星期,廖耀湘在黑山遭遇毁灭性打击。即便如此,杜聿明还是顺利取得营口,给东北的国军留了一条生路。最后,通过营口海运,有一万二的国军撤退了,这让林老总、刘上将指挥的辽沈战役没有达到战争艺术的完美。

  解放战争国军三大名将,为何只有黄百韬成仁了?

  杜聿明一到淮海战场,就十分悲观。撤出徐州后,本来按照原定计划到达河南永城,然后袭击中野后方,然后会同李延年刘汝明共同营救黄维。可是蒋介石却非让他直接南下救援黄维。杜聿明因为这条命令陷入了陈官庄的重重包围,最终全军覆没。

  直接击败杜聿明30万大军的,自然是我军战神粟裕老总,可是见解导致杜聿明被围的,恰恰是蒋介石校长。

  2,陈明仁。

  陈明仁获得青天白日勋章,实在是因为四平保卫战打的精彩。陈明仁早在抗战初期就担任了88师师长,可是却因为顶撞蒋介石不能被重用。解放战争爆发后,陈明仁带领71军在东北作战,71军下辖87师,88师和91师,是根正苗红的黄埔军嫡系。

  解放战争国军三大名将,为何只有黄百韬成仁了?

  四平战役中,林老总以10万大军攻击陈明仁不到2万人防守的四平,结果损失惨重。陈明仁能以弱势兵力守住四平,原因有三:陈明仁把保安团、官员、警察、铁路警、兵站、医院、车站的公职人员加上逃进城内的外地保安队等人全部编入部队,使得守城兵力扩大到了3.5万。陈明仁还使用了鱼鳞式的钢筋混凝土地堡群,形成一个防御整体,被称为“陈明仁堡垒”。最关键的是,陈明仁保定与四平共存亡,战斗意志相当坚决。

  可是,陈明仁这样的功臣,却很不得志,解放战争后期陈明仁带着两个军六个师举行起义,加入了林老总的第四野战军。可是没过多久,白崇禧派人散布谣言,七万多的兵团,就叛逃了4万多人。平叛过程中,还爆发了四野渡江以来最大失败——青树坪战役。

  解放战争国军三大名将,为何只有黄百韬成仁了?

  不过,陈明仁并没有受到影响,最后还被授予了上将军衔。

  3,黄百韬。

  黄百韬获得青天白日勋章,是因为豫东战役第三阶段的帝丘店战役。豫东战役第一阶段,华野6天时间攻克第一座省会城市开封。第二阶段利用区寿年和邱清泉的不和,成功围住了区寿年两个整编师,歼灭区寿年兵团大部。第三阶段,黄百韬千里赶来救援区寿年未被歼灭的72师残部,也被包围在帝丘店。黄百韬作战十分勇敢,最终华野退军,72师获救。

  解放战争国军三大名将,为何只有黄百韬成仁了?

  对于帝丘店战役的胜利,国共双方说法不一,华野说自己是主动撤围,而黄百韬说自己歼敌数万俘虏数千。其实即便是没有帝丘店,黄百韬手里还有胶东战役这个大战功呢。

  黄百韬得了青天白日勋章,却无意中成了邱清泉的死对头。豫东战役邱清泉拼死营救黄百韬,到了淮海战役,邱清泉在徐州东面不敢突进去救黄百韬,反而捏造出“徐东大捷”来骗战功,结果勋章没骗到,黄百韬却在一片捷报声中被全歼了。

  黄百韬临死前对部下说,我不会突围的,突围出去让邱清泉那些黄埔的骄兵悍将看我们的笑话吗?我要让委员长直到,我们杂牌军也会为党国捐躯!

  黄百韬不知道的是,蒋介石给他开了盛大的追悼会,并且在会上说了一句经典名句“黄埔精神不死”。

  后来别人很疑惑,黄百韬不是黄埔人啊?白崇禧给出了最绝妙的解释“黄埔精神不死”,意思是,黄埔的精神就是不死,死道友不死贫道,别的杂牌军可以死,但黄埔军官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