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家庭伦理】母子悲歌(208)



  前情回顾:雪兰割草回到家做好饭吃饱回房间才发现房间不通电,求助福安,福安不理。最后她决定去求同学耶稣的六哥。

  上一章? 求助

  第二百零八章? 准备着

  大冷天里,六哥从来没有早起的习惯。当他听见门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时,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如此,他翻了个身又继续睡。可敲门声还在继续,这会他清醒了好多,用疲惫的声音问道:"谁呀?"

  "六哥,我是雪兰,找你有事。"雪兰边搓着冻得略微作痛的手指边回答说。

  听了雪兰的话,六哥急忙从床上爬起来,动作迅速地先拿起床边的毛衣穿上,之后再披上一件棉衣下床,双脚钻进棉拖鞋就急匆匆地开了房门,再走到大门前,一把拉开门锁,将大门打开。

  "雪兰,找我有什么事吗?"看着在门口来回走动的雪兰,六哥关切地问。

  雪兰干咳了一下就实话实说道:"六哥,不瞒你说,我找你就是要麻烦你……"

  "有事快说事!别绕圈子了"六哥知道雪兰在家不受儿子儿媳尊重,免不了同情她。

  雪兰低下头略带难过地说:"六哥,我房间里的电灯也不会亮了,你能叫人去帮我弄一下吗?"

  "行,没问题,顺便叫那帮年轻仔看看你厨房的电咋会不通,我要叫他们做工仔细点,别再那么马大哈。"六哥爽快地答应了。

  听着六哥满口答应,雪兰咧开嘴笑道:"六哥,谢谢你!我等着你派人来,现在我先回去了。"

  "在这吃了早饭再回去吧!"六哥家就他一个人在家,他的妻子到县城给在农行上班的儿子儿媳照看小孩去了。他知道还一大早,雪兰肯定还没有吃早饭,便真心挽留。

  雪兰觉得老是要麻烦六哥已经够难为情了,便客气地说:"我出来的时候已经熬好粥了,假如在你这里吃,我家里煮的就浪费了。"

  "反正我自己也要吃,多煮一点久可以了。"六哥仍在热心地留雪兰吃饭。

  雪兰摆摆手坚持道:"我家里真的煮了,我这就回去,你一定要记着叫人来帮我检查一下我电灯不亮是什么回事。"

  "好吧,我吃了饭就去叫那几个小伙子帮你看看。"见雪兰执意要回去,六哥便不再多说。

  果然,雪兰回到家吃了早饭后,上次来帮拉电线的两个小伙子就骑着自行车带着工具来到她家了。

  六哥能如此雷厉风行,雪兰心里满是感激。在她心里,她觉得六哥比她的儿女亲了好几倍。就因为大家同样信奉耶稣,六哥待自己如此好。

  雪兰站在看两个小伙子干活,嘴里也不忘记问:"小伙子,是什么原因让我房间和厨房里的电灯不亮呢?"

  "大妈,别急,我现在正在检查呢!"本来两个小伙子已发现厨房和房间的电灯不亮,都是因为电线被剪了。从断线的痕迹来看,这明明就是有人故意剪断的,但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人所为,故不敢告诉雪兰真话。

  听了小伙子的话,雪兰说:"真是辛苦你们了,别急,慢慢检查。"

  "放心吧,我们会帮你把线路弄好,让电灯亮起来的。"两个小伙子都是善良的人,他们用肯定的语气让雪兰放心。

  "那就太好了,那这太好了……"雪兰说完便继续去洗衣服。

  雪兰还没把衣服洗好,两个小伙子就帮她把电线接好了。怕刚弄好的电线又被剪,两个小伙子在要回家时还特意叫她自己拉电灯。果然,随着"滴答"一声响,刚弄好的电灯都发出了弱弱的白光。

  "小伙子,真是太感谢你们了。"雪兰内心里的感动无以言表。

  两个小伙子冲雪兰笑了笑说:"大妈,别客气,这只是举手之劳。"

  "在这里吃了午饭再回去吧!"雪兰想用家常便饭招待小伙子以表谢意。

  "不用了,不用了,我们这就回去了……"两个小伙子齐声回答道。

  "谢谢你们了,谢谢你们了……"看着他们骑着自行车走远了,雪兰还在喃喃自语。想着晚上再也不用点煤油灯了,她心里头有说不出的高兴。

  而来帮雪兰检修线路的两个小伙子,早上就被六哥训了一顿,他直埋怨两个小伙子干活马虎潦草、偷工减料。本来两人要争辩的,可事实是刚安装好的电灯,到了晚上不会亮了。这也有可能是安装的问题,这才默默无语地出发去给雪兰帮忙。

  到了雪兰家,终于发现电灯不会亮是因为电线被剪了。回到家以后,他们特意来到六哥家,满是冤屈地对六哥说:"六哥,你冤枉我们兄弟俩了,我们干活是很仔细的。"

  "哦,为什么这样说呢?"六哥露出好奇的眼光不解地问道。

  "那个大妈家的电线是被人为剪断的。"两个小伙子异口同声地说。

  "你们确定是电线是被人为剪断的?""凭雪兰儿子儿媳妇的德行,六哥觉得他们也有可能剪电线,不给雪兰用也做得出来。但还是想亲自验证一下。

  两个小伙子点点头,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千真万确!"

  "这样就麻烦了,我有种预感,你们刚帮她拉好的电线有可能用不过今晚。"六哥叹口气无奈地说道。

  "大妈家谁会和她过不去呢?非要这么刁难她?"一个高个子小伙子脱口而出问道。

  六哥捋了捋脑门上的短发,用略带沉重的语气说:"雪兰的儿子和儿媳妇都刁难她,我猜一定是她儿子剪的,除了他就不会有人这么做了。"

  "那该怎么 办啊?我们总不能时刻守在那帮她接线吧?"其中一个高个子的男孩有点心急地问道。

  "确实不好帮忙啊,她儿子若天天真的剪她的电线,我们也无能为力啊!"说道这,六哥长长地叹了口气。

  "但愿从今以后她儿子再也不为难她。"矮个子小伙子小声说道。

  "若是今晚电灯就不亮了,你们俩就再去一趟给大妈帮忙,并告诉她的电灯不亮是因为线被剪了。"六哥吩咐道。

  "好,我们都准备着。"小伙子还装成一本正经的样子,对六哥行了个军礼大声说。

  

  图片发自简书App

  96

  显山露水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6.1

  2019.08.04 16:35

  字数 1996

  前情回顾:雪兰割草回到家做好饭吃饱回房间才发现房间不通电,求助福安,福安不理。最后她决定去求同学耶稣的六哥。

  上一章? 求助

  第二百零八章? 准备着

  大冷天里,六哥从来没有早起的习惯。当他听见门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时,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如此,他翻了个身又继续睡。可敲门声还在继续,这会他清醒了好多,用疲惫的声音问道:"谁呀?"

  "六哥,我是雪兰,找你有事。"雪兰边搓着冻得略微作痛的手指边回答说。

  听了雪兰的话,六哥急忙从床上爬起来,动作迅速地先拿起床边的毛衣穿上,之后再披上一件棉衣下床,双脚钻进棉拖鞋就急匆匆地开了房门,再走到大门前,一把拉开门锁,将大门打开。

  "雪兰,找我有什么事吗?"看着在门口来回走动的雪兰,六哥关切地问。

  雪兰干咳了一下就实话实说道:"六哥,不瞒你说,我找你就是要麻烦你……"

  "有事快说事!别绕圈子了"六哥知道雪兰在家不受儿子儿媳尊重,免不了同情她。

  雪兰低下头略带难过地说:"六哥,我房间里的电灯也不会亮了,你能叫人去帮我弄一下吗?"

  "行,没问题,顺便叫那帮年轻仔看看你厨房的电咋会不通,我要叫他们做工仔细点,别再那么马大哈。"六哥爽快地答应了。

  听着六哥满口答应,雪兰咧开嘴笑道:"六哥,谢谢你!我等着你派人来,现在我先回去了。"

  "在这吃了早饭再回去吧!"六哥家就他一个人在家,他的妻子到县城给在农行上班的儿子儿媳照看小孩去了。他知道还一大早,雪兰肯定还没有吃早饭,便真心挽留。

  雪兰觉得老是要麻烦六哥已经够难为情了,便客气地说:"我出来的时候已经熬好粥了,假如在你这里吃,我家里煮的就浪费了。"

  "反正我自己也要吃,多煮一点久可以了。"六哥仍在热心地留雪兰吃饭。

  雪兰摆摆手坚持道:"我家里真的煮了,我这就回去,你一定要记着叫人来帮我检查一下我电灯不亮是什么回事。"

  "好吧,我吃了饭就去叫那几个小伙子帮你看看。"见雪兰执意要回去,六哥便不再多说。

  果然,雪兰回到家吃了早饭后,上次来帮拉电线的两个小伙子就骑着自行车带着工具来到她家了。

  六哥能如此雷厉风行,雪兰心里满是感激。在她心里,她觉得六哥比她的儿女亲了好几倍。就因为大家同样信奉耶稣,六哥待自己如此好。

  雪兰站在看两个小伙子干活,嘴里也不忘记问:"小伙子,是什么原因让我房间和厨房里的电灯不亮呢?"

  "大妈,别急,我现在正在检查呢!"本来两个小伙子已发现厨房和房间的电灯不亮,都是因为电线被剪了。从断线的痕迹来看,这明明就是有人故意剪断的,但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人所为,故不敢告诉雪兰真话。

  听了小伙子的话,雪兰说:"真是辛苦你们了,别急,慢慢检查。"

  "放心吧,我们会帮你把线路弄好,让电灯亮起来的。"两个小伙子都是善良的人,他们用肯定的语气让雪兰放心。

  "那就太好了,那这太好了……"雪兰说完便继续去洗衣服。

  雪兰还没把衣服洗好,两个小伙子就帮她把电线接好了。怕刚弄好的电线又被剪,两个小伙子在要回家时还特意叫她自己拉电灯。果然,随着"滴答"一声响,刚弄好的电灯都发出了弱弱的白光。

  "小伙子,真是太感谢你们了。"雪兰内心里的感动无以言表。

  两个小伙子冲雪兰笑了笑说:"大妈,别客气,这只是举手之劳。"

  "在这里吃了午饭再回去吧!"雪兰想用家常便饭招待小伙子以表谢意。

  "不用了,不用了,我们这就回去了……"两个小伙子齐声回答道。

  "谢谢你们了,谢谢你们了……"看着他们骑着自行车走远了,雪兰还在喃喃自语。想着晚上再也不用点煤油灯了,她心里头有说不出的高兴。

  而来帮雪兰检修线路的两个小伙子,早上就被六哥训了一顿,他直埋怨两个小伙子干活马虎潦草、偷工减料。本来两人要争辩的,可事实是刚安装好的电灯,到了晚上不会亮了。这也有可能是安装的问题,这才默默无语地出发去给雪兰帮忙。

  到了雪兰家,终于发现电灯不会亮是因为电线被剪了。回到家以后,他们特意来到六哥家,满是冤屈地对六哥说:"六哥,你冤枉我们兄弟俩了,我们干活是很仔细的。"

  "哦,为什么这样说呢?"六哥露出好奇的眼光不解地问道。

  "那个大妈家的电线是被人为剪断的。"两个小伙子异口同声地说。

  "你们确定是电线是被人为剪断的?""凭雪兰儿子儿媳妇的德行,六哥觉得他们也有可能剪电线,不给雪兰用也做得出来。但还是想亲自验证一下。

  两个小伙子点点头,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千真万确!"

  "这样就麻烦了,我有种预感,你们刚帮她拉好的电线有可能用不过今晚。"六哥叹口气无奈地说道。

  "大妈家谁会和她过不去呢?非要这么刁难她?"一个高个子小伙子脱口而出问道。

  六哥捋了捋脑门上的短发,用略带沉重的语气说:"雪兰的儿子和儿媳妇都刁难她,我猜一定是她儿子剪的,除了他就不会有人这么做了。"

  "那该怎么 办啊?我们总不能时刻守在那帮她接线吧?"其中一个高个子的男孩有点心急地问道。

  "确实不好帮忙啊,她儿子若天天真的剪她的电线,我们也无能为力啊!"说道这,六哥长长地叹了口气。

  "但愿从今以后她儿子再也不为难她。"矮个子小伙子小声说道。

  "若是今晚电灯就不亮了,你们俩就再去一趟给大妈帮忙,并告诉她的电灯不亮是因为线被剪了。"六哥吩咐道。

  "好,我们都准备着。"小伙子还装成一本正经的样子,对六哥行了个军礼大声说。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情回顾:雪兰割草回到家做好饭吃饱回房间才发现房间不通电,求助福安,福安不理。最后她决定去求同学耶稣的六哥。

  上一章? 求助

  第二百零八章? 准备着

  大冷天里,六哥从来没有早起的习惯。当他听见门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时,他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如此,他翻了个身又继续睡。可敲门声还在继续,这会他清醒了好多,用疲惫的声音问道:"谁呀?"

  "六哥,我是雪兰,找你有事。"雪兰边搓着冻得略微作痛的手指边回答说。

  听了雪兰的话,六哥急忙从床上爬起来,动作迅速地先拿起床边的毛衣穿上,之后再披上一件棉衣下床,双脚钻进棉拖鞋就急匆匆地开了房门,再走到大门前,一把拉开门锁,将大门打开。

  "雪兰,找我有什么事吗?"看着在门口来回走动的雪兰,六哥关切地问。

  雪兰干咳了一下就实话实说道:"六哥,不瞒你说,我找你就是要麻烦你……"

  "有事快说事!别绕圈子了"六哥知道雪兰在家不受儿子儿媳尊重,免不了同情她。

  雪兰低下头略带难过地说:"六哥,我房间里的电灯也不会亮了,你能叫人去帮我弄一下吗?"

  "行,没问题,顺便叫那帮年轻仔看看你厨房的电咋会不通,我要叫他们做工仔细点,别再那么马大哈。"六哥爽快地答应了。

  听着六哥满口答应,雪兰咧开嘴笑道:"六哥,谢谢你!我等着你派人来,现在我先回去了。"

  "在这吃了早饭再回去吧!"六哥家就他一个人在家,他的妻子到县城给在农行上班的儿子儿媳照看小孩去了。他知道还一大早,雪兰肯定还没有吃早饭,便真心挽留。

  雪兰觉得老是要麻烦六哥已经够难为情了,便客气地说:"我出来的时候已经熬好粥了,假如在你这里吃,我家里煮的就浪费了。"

  "反正我自己也要吃,多煮一点久可以了。"六哥仍在热心地留雪兰吃饭。

  雪兰摆摆手坚持道:"我家里真的煮了,我这就回去,你一定要记着叫人来帮我检查一下我电灯不亮是什么回事。"

  "好吧,我吃了饭就去叫那几个小伙子帮你看看。"见雪兰执意要回去,六哥便不再多说。

  果然,雪兰回到家吃了早饭后,上次来帮拉电线的两个小伙子就骑着自行车带着工具来到她家了。

  六哥能如此雷厉风行,雪兰心里满是感激。在她心里,她觉得六哥比她的儿女亲了好几倍。就因为大家同样信奉耶稣,六哥待自己如此好。

  雪兰站在看两个小伙子干活,嘴里也不忘记问:"小伙子,是什么原因让我房间和厨房里的电灯不亮呢?"

  "大妈,别急,我现在正在检查呢!"本来两个小伙子已发现厨房和房间的电灯不亮,都是因为电线被剪了。从断线的痕迹来看,这明明就是有人故意剪断的,但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人所为,故不敢告诉雪兰真话。

  听了小伙子的话,雪兰说:"真是辛苦你们了,别急,慢慢检查。"

  "放心吧,我们会帮你把线路弄好,让电灯亮起来的。"两个小伙子都是善良的人,他们用肯定的语气让雪兰放心。

  "那就太好了,那这太好了……"雪兰说完便继续去洗衣服。

  雪兰还没把衣服洗好,两个小伙子就帮她把电线接好了。怕刚弄好的电线又被剪,两个小伙子在要回家时还特意叫她自己拉电灯。果然,随着"滴答"一声响,刚弄好的电灯都发出了弱弱的白光。

  "小伙子,真是太感谢你们了。"雪兰内心里的感动无以言表。

  两个小伙子冲雪兰笑了笑说:"大妈,别客气,这只是举手之劳。"

  "在这里吃了午饭再回去吧!"雪兰想用家常便饭招待小伙子以表谢意。

  "不用了,不用了,我们这就回去了……"两个小伙子齐声回答道。

  "谢谢你们了,谢谢你们了……"看着他们骑着自行车走远了,雪兰还在喃喃自语。想着晚上再也不用点煤油灯了,她心里头有说不出的高兴。

  而来帮雪兰检修线路的两个小伙子,早上就被六哥训了一顿,他直埋怨两个小伙子干活马虎潦草、偷工减料。本来两人要争辩的,可事实是刚安装好的电灯,到了晚上不会亮了。这也有可能是安装的问题,这才默默无语地出发去给雪兰帮忙。

  到了雪兰家,终于发现电灯不会亮是因为电线被剪了。回到家以后,他们特意来到六哥家,满是冤屈地对六哥说:"六哥,你冤枉我们兄弟俩了,我们干活是很仔细的。"

  "哦,为什么这样说呢?"六哥露出好奇的眼光不解地问道。

  "那个大妈家的电线是被人为剪断的。"两个小伙子异口同声地说。

  "你们确定是电线是被人为剪断的?""凭雪兰儿子儿媳妇的德行,六哥觉得他们也有可能剪电线,不给雪兰用也做得出来。但还是想亲自验证一下。

  两个小伙子点点头,用非常肯定的语气说:"千真万确!"

  "这样就麻烦了,我有种预感,你们刚帮她拉好的电线有可能用不过今晚。"六哥叹口气无奈地说道。

  "大妈家谁会和她过不去呢?非要这么刁难她?"一个高个子小伙子脱口而出问道。

  六哥捋了捋脑门上的短发,用略带沉重的语气说:"雪兰的儿子和儿媳妇都刁难她,我猜一定是她儿子剪的,除了他就不会有人这么做了。"

  "那该怎么 办啊?我们总不能时刻守在那帮她接线吧?"其中一个高个子的男孩有点心急地问道。

  "确实不好帮忙啊,她儿子若天天真的剪她的电线,我们也无能为力啊!"说道这,六哥长长地叹了口气。

  "但愿从今以后她儿子再也不为难她。"矮个子小伙子小声说道。

  "若是今晚电灯就不亮了,你们俩就再去一趟给大妈帮忙,并告诉她的电灯不亮是因为线被剪了。"六哥吩咐道。

  "好,我们都准备着。"小伙子还装成一本正经的样子,对六哥行了个军礼大声说。

  

  图片发自简书App